轮回的质疑
作者:傅佩荣
 如果真有轮回,则必然面临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今日世界上的六十亿人由何来?身体由父母所生,灵魂却在前世活过,但是历史上何曾有过六十亿人?难到灵魂会「分化」,或者像身体一般「繁殖」?或者,一方面有轮回,另一方面仍有上帝在不断创造新的灵魂?

    为了避开这一连串难题,并且不作任何情绪性的响应,我们大概只有考虑「众生有魂,六道轮回」的说法。这种说法是指:今日五十亿人之中,有不少是由其它生物转世投胎而成的。这不是幻想;毕达哥拉斯曾经出面制止一个人打狗,因为他在狗的噑叫声中,听出一个已经过世的朋友的声音。他所领导的学派因而严格规定不准吃狗肉。但是,狗与其它生物有何差异?依此类推,不是可以解释六十亿人(甚至六亿人)的存在吗?

    但是,问题并未解决,因为我们看不出动物要根据什么原则来转世?难道动物也能凭着自由意志去「造业」,或着去「消减罪过」?以至于今生做一只「忠狗」,来世可以投胎为人?反之,人若为非作歹,来世可能投胎为动物?关键依然在于:动物世界以本能为其行动指标,实在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牠们可以从事「善恶分辨」与「自由抉择」。因此,轮回若是牵涉到整个生物世界,就无法由理性得到证明,只能诉诸宗教信仰了。

    接着,我们针对上文所列「轮回的理由」,可以提出下述质疑:

    第一,任何事态都有原因,那么人一出生的各种身心特征如何解释?首先,有生命之物皆受遗传因子与突变差异的影,所以各个不同,这并非值得惊奇之事。譬如,在血型、性格、气质、外貌上,子女与父母的相似与不似,大都有迹可循,或隐或显,不必谈及轮回。

  第二,对于天才儿童,生物学可以找出不同的解释,而不必因为极少数人的例子而推广到一切人皆是转世的。若真是转世,则人世间的许多成熟并不值得欣羡或取法了。至于有些人「记得」自己前世而大多数人茫无所知的情形,我们可以参考西方近代哲学家莱布尼兹(Leibniz)的质疑:「上帝让你投胎转世为中国皇帝,这与上帝让你消失再另外造一个中国皇帝,有什么差别?反正你都不记得了。」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基督宗教的上帝必须存在,并且主宰一切。然而,他的疑惑仍是值得正视的。

  另外,有些人「曾经见过」他今生不曾接触的人地事物,又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形也许可以由人的「潜意识」能力去说明。关于意识与潜意识,另文再作讨论。

  第三,在宗教经典方面,公开宣示的人生理想与修行法门是正确的,并不代表它的教义(尤其是涉及生前死后的奥秘的部分)也是完全正确的。换言之,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未必要全盘接受某一宗教的说法。关于「恶」与「苦」的问题,如果推源于轮回,那么依然可以追问:最初的恶与苦是怎么来的?

  不错,轮回预设一个未来的完美的终局,使人燃起希望与期待。但是,它忽略了两方面的问题:第一,个人既然是许多世中的一环,今生许多际遇由前世所决定,那么我又何必在乎来世的我的际遇?反正这个「我」到了最后,终究会解脱的。如此一来,责任可以向未来无限延伸,同时,个人「在什么意义上」必须为今生所作所为负责,也变得难以索解了。第二,如果在明白终局之后,还想探问这一切的来源,就是:费了几十世(甚至几百世)所进行的这出宇宙大剧,究竟是偶然发生的,还是有一神明在设计的?若是偶然发生,则终局如何可以肯定?若是有神设计,则可以保证终局,但是仍可再问:有神与论回之间,是否可以并行不悖?不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我们都知道:光靠轮回不足以解说人生奥秘。

 
上传时间:2010-05-16 08:36:11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