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出没的地方:让成年人找到自我的童书
作者:-
让成年人找到自我的童书
□阿甲

  作者:[美]桑达克 著/绘  译者:阿甲  出版社:明天出版社

  大约在6年前第一次读到《野兽出没的地方》时我就深深地迷上了它。当时我不知作者桑达克为何许人也,也不晓得这本书的地位有何等重要,只觉得它非常特别。

  后来在香港的一家英文书店中重逢,欣喜若狂地买下,回来便用心译成中文,无非是自娱自乐,也为了读给女儿听,顺便也读给母亲听。女儿自然是喜欢的,但总感觉没有我自己那么喜欢。不过没想到,老人家也很喜欢这本书。

  直到今天,我也说不上对桑达克有很多了解,他的绝大多数作品也只是听说而已,仔细研读过的也不过是他的“三部曲”和那本改编自格林童话的《亲爱的小莉》。不过他的“三部曲”我百读不厌,除了第一本《野兽出没的地方》(1963),另外两本是《厨夜进行曲》(1970)和《在那遥远的地方》(1982)。

  但凡说到给儿童的作品,总会把儿童的喜爱与否放在第一位考虑,因此绝大多数写给儿童的作品非常开心、浪漫,在热热闹闹的孩子气的游戏中夹带着一些成人的劝诫和教训。

  但桑达克是个例外。

  桑达克22岁进入童书的插画圈,1954年~1963年,他插画的图画书5次获得凯迪克银奖。他并不满足于此。据说早在1955年他就开始构思一部“真正的图画书”。这本名为《野兽出没的地方》的图书终于在1963年诞生,书中的野兽虽然一度“吓坏”了一些颇有些“神经质”的成年人,却被孩子们无比热情地接纳。不得不承认,对这本书而言我们太老了,不得不借助一些还原童年梦境的方法。这些方法,最主要的是图像符号释义和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法。

  比如书中的第一幅对开页,文字里说“那天晚上麦克斯穿上狼外套在家里撒野”,画面从左到右我们看到:一个衣架——妈妈的常用品;一个被吊着的小玩具熊——在家里往往暗示着兄弟,正受着麦克斯的欺负;一个印花红床单搭在布带上,里面有个小圆凳,搭成帐篷的样子——那是妈妈的用品,暗示在妈妈的房间,孩子又在自制一个小房间;麦克斯的狼外套,很像狼皮但又像童装——暗示孩子的野性,但又不乏童趣,以此弱化野狼带来的关于性的联想;男孩踩在书上——典型的对文明的“践踏”;巨大的锤子把钉子砸在墙上,墙体已出现裂纹——房间通常隐喻妈妈,这里暗示着对妈妈的强烈攻击;结合前面,在大人看来的“破坏”行为(对房间和墙壁),在麦克斯看来却是在“创造”(搭帐篷)。在整幅面中,文字、空白与图画框的比例,相对于后面的页面而言,此时仍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处在现实可控的场景中。

  仅此一页,成人读者如能借助恰当的分析方法,可获得非常丰富的信息。这算不算“过度诠释”呢?对于桑达克而言决不会“过度”,因为他属于那种心思极深又非常严谨的作者,在他长达8年的精心设计下想要传达的信息远不止这些。但他也深知,对儿童读者来说完全不必借助这类方法,他们拥有很好的直觉和创造力。

  这恰恰是最令我着迷的地方。面对这样的作品,任由它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能感到说不出来的触动;而当我借助成人的经验和方法,对它进行细致而缜密的分析时,却也能发现它深不可测、妙不可言。它给我最大的触动还是麦克斯那看似狂躁的精神状态。它让我很真切地看到了童年的自我,这个自我甚至延续到现在。

  那种近乎野性的躁动难道不是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吗?破坏与创造所需要的力量不正蕴藉于此吗?——创造与破坏从来就相距不远。可是对大多数人而言,童年往往是野性被驯服的历程,破坏能力被彻底剪除的同时也宣告着创造力的成功抑制。那是童年被压抑的苦闷的一面,常常被人们遮蔽了。

  可桑达克笔下的麦克斯却在不断地抗争、挣扎,他在愤怒中转向梦境,竟然掩嘴而笑,手舞足蹈,驾着专属于自己的小船驶向蛮野之地,在那里主控大局,在幻想中成就了自我,同时与自己深爱的且深爱自己的母亲妥协,直至在母爱的包容中回归。

  这是一趟伟大的心灵探险,狂野而自然。它不承载任何道德意义上的教训,只有爱和自然的成长。也许唯有如此,人在成长的同时才能尽力保持自然而高贵的人性吧。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野兽出没的地方》堪称是充满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精神的杰作。

 
上传时间:2010-01-31 10:08:13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