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文学出版:大年?小年?
作者:-
2010文学出版:大年?小年?



  编者按  有人说2008年是出版的小年,2009年是出版的大年,那么2010年中国出版市场是大年还是小年?文学图书的出版走向如何?带着问号,我们采访了出书人、写书人、读书人和买书人,请他们从不同角度各抒己见,谈谈2010年的文学图书的出版趋势,或许能给业界一些启示。

书店:销售飘红的文学逻辑

□本报记者 李子木

  

  由于寒流的作用,今年1月份的天气格外寒冷,然而与大街上凛冽寒风相映衬的是,各大书城里的景象却称得上春意盎然,来自各书城的数据显示,各店销售成绩普遍好于去年,其中文学类图书的贡献颇大。

  书店开门见喜    

  ◆客流量明显增多

  ◆文学书销售约占20%    

  去年这个时候,图书市场似乎还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黯然神伤,而今年的景象则无疑令人眼前一亮。据介绍:仅在今年元旦期间,北京图书大厦就实现销售码洋500 万元,客流量突破15万人次;民营的大众书局假期客流量明显增多,销量同比增幅近15%。此外,四川新华文轩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罗湖书城、上海博库书城也都迎来了2010 年的第一个销售高峰。

  北京王府井书店的葛菲介绍,虽然具体的销售数字还没有统计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元月份的销售成绩肯定不低于去年,如果考虑到去年这个时候正是春节黄金假期和教辅销售旺季,那么这一成绩就更加令人欣喜。另外他还表示,元月份文学书的销售约占整个销售数字的20%强,可谓开门见喜。

  新品上架促景气

  ◆郭敬明是元月书市的领跑者

  ◆长江文艺社可算市场大赢家

  那么哪些文学类图书的表现令人惊羡呢?从各书城反馈的信息看,郭敬明无疑成为元月书市的领跑者。他的《小时代2.0》在拖延4个月终于与读者见面后,马上成为市场的宠儿。仅在元旦首日,上海博库书城就销售了近400册,火暴状况前所未有,不少读者一早就前来排队购书,甚至出现抢购争执的现象。目前该书已经在多个书店的排行榜占据了榜首位置。

  能够与《小时代2.0》一较高低的只有丹·布朗的《失落的秘符》,该书自去年圣诞节前后上市以来,在各店榜单上一直稳居前10名。据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的孙春娥介绍,该书目前销售状况非常好,几乎一上架就售空,因为需要不停地添货,最近非常忙。

  从出版社的角度看,长江文艺社可算元月份文学书市场的大赢家,除了《小时代2.0》热卖,该社还有《咏远有李》、《告别天堂》等多个品种的市场表现也不俗。此外,莫言的新作《蛙》、周立波的《诙词典》、何建明的《奠基者》以及纪实文学《中国足球内幕》等也都是各书城榜单上的常客。

  老品牌仍旧延烧    

  ◆老兵再唱新传

  ◆新书三分天下    

  令人欣喜的是,读者在抢读开年新书的时候,对老书依旧兴趣不减,这也使得一些在2009年有不俗表现的文学书籍仍然延续着畅销的势头。

  对文学作品而言,2009年是一个大年。许多图书都创下销售的神话。在新的一年中,哪些仍然魅力不减?哪些又会与时间一起老去呢?从各大书店的销售情况看,梅尔的《暮光之城系列》、李可的《杜拉拉系列》和六六的《蜗居》可谓3个再唱新传的老兵,仍然是各书城的销售明星。特别是《蜗居》,可谓愈老愈红,在市场中形成了与《小时代2.0》、《失落的秘符》三分天下的架势。书店人士分析,由于电视剧热播的帮忙,该书的销售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相比而言,有些畅销书的命运就不那么令人羡慕了。张爱玲的《小团圆》无疑是2009年最畅销的文学图书,曾经连续数月占据了各种排行榜榜首的位置,出尽风头。然而泡沫终有被戳破的一天,如今在各书店的榜单前10名中已经难觅此书踪影,也许会只落得美人迟暮、乏人问津的下场。

  几天来记者嗅遍各大书店,真切地感受到今年的文学书市场确实受到读者亲密的对待,文学书畅销对整个书业景气的拉抬作用也很明显。在即将到来的春节长假中,文学书市场预计还会有新一轮的销售高峰。俗话说,“3岁看80”,开门见喜的抢眼表现,令人对2010年的文学书市场充满期待。

读者:期待文学原创
□本报记者 周翼双


  类型化文学将继续流行

  ◆浅阅读状况将持续不变

  ◆文学图书流行与社会热点相关

  从2010年北京春季图书订货会上看,文艺、文学类图书给人一个突出的印象是“两多两少”:即旧品新做多,原创新作少;类型写作多,传统作品少。对此,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白烨表示,2010年在图书市场上走俏的与行销的,可能还是类型化文学,如玄幻、悬疑、仙侠、穿越、官场、职场、情场等类作品。2009年长篇小说的出版总量达到3000部,主因就在于类型小说大量地转化为纸质作品出版,这样的一个趋向在2010年还会持续发展。白烨希望,新的一年在图书出版的实际运行过程中,能使这种“两多两少”的状况有所改变。文艺评论家解玺璋对2010年的文学出版持同样的悲观态度。他认为2010年文学图书市场仍然会被玄幻、职场、情爱等类型小说占据,有分量的严肃文学被冷落是大趋势,看不到新气象。

  有专家预言,2010年业余作家将十分活跃。白烨认为,业余作家在传统文学与类型文学的两个领域里,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很有实力,他们已是当下文坛的主力军之一,尤其在类型文学领域,一直是他们在引领 ,职业作家大都基本定型,不会有大的改变与大的意外,而类型作家则可能会有新的成长与变化,并在这一过程中进而走向分化。而类型文学本身,就是一个文学与市场的结合点,这是他们能够流行的原因。

  对此,学者止庵表示深有同感,对于2010年的文学出版不好预测,但浅阅读的状况将会继续。这几年,图书的流行往往与社会热点相关,比如突发事件引发的写作,或跟社会问题有密切关系的文学作品,像《蜗居》反映了住房紧张的现实问题;再比如《小团圆》出版了,接着就有可能出一大堆张爱玲的书。

  引进小说有望唱主角

  ◆畅销图书大多来自海外

  ◆国内作家难写出超级畅销书

  近几年,引进小说在中国的图书市场制造了不小的畅销浪潮,像超级畅销书《哈利·波特》、《暮光之城》、《达·芬奇密码》,以及次级畅销书《追风筝的人》、《朗读者》、《一个人的好天气》等。纵观2009年,1/3的畅销图书来自海外,今年1月,丹·布朗的《失落的秘符》已经出版,正蓄势待发。

  白烨认为,上边提到的超级畅销书、次级畅销书一定会继续引进。除此以外,一些出版社还会引进一些小众的类型小说与流行小说,如日本、韩国的青春小说等。上海译文出版社就已经在这样做了。

  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举办的专家荐书活动上,知名学者止庵推荐的10本书都是翻译作品。对此止庵表示,他推荐的10本书之所以都是翻译作品是因为国内缺少好的原创作品。止庵说:“我们的本土小说为什么做不到在全世界畅销?因为国外的畅销书有一定的写作方法,要符合一定规律,而我们国内的作家不懂得这些,因此期待国内作家能在近年中写出超级畅销书几乎是不可能的。”

  文学出版将更加多元和活跃

  ◆改企结束市场化程度将加大

  ◆近90%畅销书来自民营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10年文学出版会更加多元和活跃。目前,图书市场近90%的畅销书来自民营出版公司,而今年最后一批出版社改企结束,图书出版的市场化程度将进一步加大,民营书商将更加活跃,这种市场改变将对文学图书的出版产生影响。解玺璋说:“真正怀抱出版理想的人其实在民间。现在发展良好的民营出版公司都是经过十几年市场的大浪淘沙才生存下来的,他们能坚持到今天并发展壮大是源于对书的热爱,他们的团队都是内行,他们的选题论证、出版流程更复杂,相对于许多国企出版社不能出一些书同时又不得不出一些人情书而言,他们更自由。”

  解玺璋和止庵都提到,民营出版公司不仅在运作畅销书方面积累了经验,他们也正在并将继续出版有可能赔钱的高端文化书。

怎样学习丹·布朗
□李子木


  美国的悬疑文学作品《失落的秘符》最近亮相中国,两周内就取得了销售40万册的佳绩,令国内某些文学界人士深感震撼。有人指出:“丹·布朗是从山上往下滚石头,我们却是从山下往山上滚石头。”你说是从山上往山下滚轻松,还是从山下往山上滚轻松?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们没有去做,因为我们过去把纯文学看得太高了。言外之意,颇感过去走错了路,今后再不搞“纯文学了”的意思。如此感悟,怎不令人诧异。  

  电影靠票房说话,商业的成功自然重要。而文学作品的价值取向无疑应该更多元,畅销只是其中的一个选项。如果因为《失落的秘符》在商业上的成功就对其顶礼膜拜,甚至亦步亦趋,一窝蜂地跟在丹·布朗后面去创作悬疑作品,假如中国作家都是如此智商,中国文学的前景确实令人忧虑。

  作品卖得好,就一定好读吗?恐怕未必。《失落的秘符》的缺陷是显而易见的,其冗长而缓慢的开头已着实让人疑心丹·布朗是不是有点黔驴技穷了。在《达·芬奇密码》里,那些穿插在情节里的宗教和艺术史的知识,尚称得上清晰明快,而在《失落的秘符》里,各种历史宗教知识则铺天盖地而来,简直到了掉书袋的地步,这就有点令人吃不消了。笔者很怀疑,那40万个掏钱买书的读者中,到底有几人能真正地看完这本书并拍案叫绝?

  类型化写作虽肇始于西方,但近年来中国在这方面正迎头赶上,成就斐然。杨红樱的《马小跳系列》,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都是个中翘楚。至于纯文学创作,虽然近年来略显沉寂,相信也是爆发前的静默,假以时日,必然会有鲜美的成果献给读者。面对丹·布朗的成就,中国作家不是不能向国外作家的先进经验学习,而是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学习态度,不能“别人那个咱也那个”。

  据说丹·布朗是讲故事的天才,这天才写作的时候什么样咱没见过,不能瞎说,但我琢磨着大概跟神童差不多,因此就从《神童诗》里选出一首来跟中国作家们共勉——“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更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出版社:寄希望于文学圈外

□本报记者 赵明宇



  市场:热点依旧不明显

  ◆传统文学作品市场会越来越小

  ◆引进文学市场可能更显得平淡

  去年下半年,文学类图书市场热点不明显,名家新作问世的少,市场显得散乱。作家出版社社长助理刘方表示,虽然今年读者对文学类图书的阅读需求会继续增加,但他对市场并不抱太大期望,今年的文学类图书市场依旧会延续去年下半年的状态。“从市场来看,现在一方面是读者对文学作品的认可度越来越弱化,另一方面图书出版的品种数量越来越多,多媒体时代提供给他们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因此,传统文学类图书的市场份额可能会是一直徘徊不前的状态。”

  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部主任脚印则表示,传统作家的作品市场会越来越小,“一方面部分作家作品远离现实,让读者产生距离感;另一方面文学书的市场操作对作家们产生很大杀伤力。”

  虽然对原创文学市场期许不高,但译林出版社总编室主任袁楠认为,比起国内本土文学市场,今年的引进文学市场可能更显得平淡,除了丹·布朗、村上春树等名家作品,目前还难以预测到有什么发行几十万册的畅销书。“相比较,日本文学可能市场前景还是不错,毕竟国内已经有了一批固定读者,比如东野圭吾就有一批忠实的‘粉丝’。而欧美文学,读者‘弹性’相对大,固定读者少。”

  作家:名家新作比去年多

  ◆市场操作影响作家创作心态

  ◆未来希望寄托于文学圈之外

  虽然文学类图书风光不再,但其中仍不乏亮点。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主编安波舜说,他一直关注着畅销书排行榜,从中捕捉文学图书市场规律。“通过这几年的榜单可以看出,经典文学作品仍然受欢迎,比如《追风筝的人》、《狼图腾》一直在榜上。《一句顶一万句》去年卖了十四五万册,对文学图书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他也对部分传统文学作家的作品表示担忧,“一些中老年作家的作品中充满怨气、戾气和不平之气,过于关注自我,缺乏公共价值的体现。因此我们现在把希望寄托于文学圈外。”  

  刘方表示,去年大多数名作家都没有新作问世,热点文学书都来自圈外人士,因此今年会有一批名家新作出版。但究竟这样的图书能否得到市场认可,他认为答案并不明晰。“传统作家现在面对一个越来越大的难题:如何创作出既重视内心又获得读者认可的作品。很多作家有这样的愿望,但缺乏这样的能力,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影响作家的创作心态和品种。”但他也坚信,仍有一部分作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写作追求,坚持自己的文学梦想,做文学探索,这样的人会适时地推出有分量的作品,给市场带来明亮色彩。

  营销:调整对文学的认识

  ◆换一种角度提炼市场传播要素

  ◆出版社宣传运作方式很重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文学书在市场上没有养生书、财经书受关注,但出版人都在想法设法为文学书的发展动脑筋。脚印说,图书的价值必须通过发行量体现,但现在,传统文学作品大概只有一两万或者两三万的发行册数,出版社的营销工作因此变得很被动,不可能有太大的投入,因此市场越来越萎缩。在这样的状况下,从去年开始,人民文学出版社调整了对文学这一概念的认识,“我们不光从小说内容上考虑,也从市场角度考虑,比如《解放战争》、《长征》这两本书,我们换一种角度提炼市场传播的要素,取得了相当不错的销售业绩。”

  袁楠也表示,很多畅销的国外文学作品也是运营出来的,“比如《追风筝的人》,出版社的宣传运作方式就很不错,对这本书的成功是关键要素。”她认为,在今年的图书市场中,在热点还不明晰的情况下,出版人应积极开动思路,将一些优秀的国外文学作品经过包装运作,争取更多的读者和市场。




 
上传时间:2010-01-31 09:57:19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