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纸书将会飘逝?
作者:-
未来,纸书将会飘逝? 
章红雨

  未来纸质出版消失与否,市场说了算。金马 绘

  自世界上最早的电子阅读器诞生的1998那一年起,传统图书出版业与无纸化电子纸业的PK一直持续至今。近期,更是有两个相关的新闻引人关注。一个是:2009年6月22日,台湾城邦出版控股集团执行长何飞鹏先生在台湾销售最好的杂志《商业周刊》第1126期的专栏中,以《最后的五年》为题,发表纸本出版在未来5年时间里将渐渐失去商业经营价值的观点,此观点不仅引起台湾出版界哗然,也引起大陆出版界的密切关注。另一个则是: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预测,2009年数字出版产值将达到750亿元。而纸质出版产值是1456亿元,数字出版产值是纸质出版产值的1/2强。

  有人预言,又有数字对比。加之,不断传来的诸如“‘终结者’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决定自2009年9月新学期开始,加州的9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使用电子网络教材,终结纸质课本”;“在2009法兰克福书展上,贝塔斯曼旗下的兰登书屋通过对形势的判断,将把数字出版的重点放在两个方面——电子阅读器和iPhone的客户终端”;“圣诞节期间,电子书成英美书业新宠”及“电子版工具书的优越检索功能,使纸质图书就不再受到青睐”等诸多新闻营造氛围,一时间,纸质出版的寿命问题成为业界颇为关注的焦点。“纸书将被数字出版物取代”、“纸书不会被消亡”的PK观点也应时而生。

  未来5年,纸书真的会消失吗?记者带着这一问题采访了生产纸书的部分出版人。

  纸书飘逝,那是不可能的

  电视不是广播的终结者,网络不是电视的终结者。同样数字出版也不会是纸质出版的终结者。虽然数字出版行业的产业规模在不断扩大,但这并不能简单地宣告传统印刷行业即将结束,何况目前我国数字出版方面的法律法规尚不明确。时代出版传媒股份公司总编辑林清发如此认为。

  作为数年来一直关注数字出版的观察者和参与者,林清发认为,虽然数字出版拥有节能环保、降低出版风险、反应更加迅速及时等诸多优点,但传统出版亦有阅读自由、保存长久、具有版本收藏等方面优势。林清发确定,这将是一个相当长的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并存的过渡时期。 

  对此,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戚德祥也表示赞同。戚德祥告诉记者,尽管受到数字出版的巨大冲击,但纸质出版形式还将会长期存在。数字出版和纸质出版应该是:一方面两者共同发展、互为补充。另一方面,纸质出版会因为数字出版的发展而得到强化;反之,传统出版产业会对数字出版的发展起到很好的支撑作用。

  事实上,在业界像林清发、戚德祥等力挺纸质出版的大有人在。现代出版社总编辑臧永清就充满信心地认为,即使某一天数字出版发展壮大起来,也不可能替代纸质出版。纸质出版企业转为数字出版企业是可能的,但是被数字出版企业吞并是不可能的。“你想想,数字出版50篇文字中有一篇文字得到读者认可就可以,而纸质出版50篇文字中如果仅有一篇文字被读者认可的话,那么这家出版社还将怎么生存?”臧永清反问。

  “应该分清一个概念,那就是数字阅读对纸质出版的冲击,而不是数字出版对纸质出版的冲击。数字阅读这几年一直对纸质出版冲击很大。现在年轻人上网浏览信息占用了自身大量的业余时间,这个时间恰恰应该是纸质阅读的时间。”臧永清说。

  有意思的是,如果让其在纸质出版人和数字出版人之间抉择的话,不少资深出版人都倾向于纸质出版。他们认为,纸质出版是对人的研发力、判断力的考验,而数字出版更多是技术活。纸书飘逝,不过是电子书制造商、网络出版商营造的一种氛围而已。

  “烧钱”论,

  挡不住业界的脚步

  一方面坚信纸质出版不会消亡,另一方面,业界人士也表现出对数字出版的极大关注。

  2008年,亚马逊推出了电子阅读器Kindle且销售火暴的消息;2009年,《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Dan Brown)推出新作《失落的秘符》,其Kindle电子版销量最近在亚马逊网站上排名超过了这部小说的纸质版本的消息;国内知名的中文在线以及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等网站,掌握了大量的网上原创作品版权,提供在线阅读,挖掘包装网络写手,与名作家合作签约等诸如此类的消息,及在2010年年初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不断传出的中国轻工业出版社的“中国原创冒险书系”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同步问世、中华书局的《孔子》打全媒体牌的消息……还是预示着数字出版正在成为出版社的出版方式和营销推广手段。“虽然数字出版对传统纸质出版形成了重大影响,但是这种影响多数是良性互动的、是社会阅读方式日益丰富的体现。”林清发说。

  业界乐观地面对数字出版的冲击,还体现在:一些大的出版集团,如中国出版集团、安徽出版集团、广东出版集团、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等纷纷成立数字出版公司。一些在市场上兴起的出版新锐,如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上海音乐出版社等纷纷开拓数字出版领域。相比之下,对于那些经济实力相对弱、人数少的小出版社,在数字出版的门槛前只好望而止步。一些小出版社的负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不是谁都能搞数字出版的,一个出版机构只有具备足够的实力,才有可能涉足数字出版。像我们这样小的出版社,规模不大的出版机构,去做数字出版,怎么做?需要搭多大的平台,是否有这个能力去搭这个平台?因此,数字出版是那些超大型出版社或出版集团去做的事,一般出版社很少敢碰这个东西的,要烧钱的。”

  可是数字出版的“烧钱”论,并没有挡住出版社的脚步。据有关数字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我国的出版社中有90%开展了电子图书出版业务,年出版电子图书约50万种,远远超过了当年度纸质图书出版22万种的数量。对于这个数字差,臧永清的分析是:纸质出版是有门槛的,数字发表是没有门槛的。近几年来,纸质出版的跟风、重复出版不良现象,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纸质出版的门槛,它的严肃性被削弱。直至遇到经济增长“瓶颈”,业界希望在数字出版那里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赢利模式,

  还没有摸到它的脉

  看好了数字出版的前景,可是“我们还没摸到它的脉在哪里。要做生意的话,怎么赢利是最大的问题。”一位多年在数字市场上打拼的出版社负责人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对于面临转企的出版社们,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无论是纸质出版还是数字出版,找到其赢利模式是最重要的。与纸质出版已经成型的赢利模式相比,数字出版的赢利模式无疑是新课题。

  尽管如此,实践还是在各大中型出版社之间相继展开。据来自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的信息:2009年,北语社的音像制品销售码洋3000万元,回款近1500万码洋。但是和纸质出版物销售码洋相比,数字出版产值还是微小的。戚德祥坦言。

  那么数字出版赢利模式的脉在哪里呢?采访中,记者发现,充分利用资源,做个性化内容提供商,是被普遍认可的做法。戚德祥说,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开辟数字出版领域,是迅速成规模生产出数字产品的最有效方式。因为数字出版可以使任何占据出版社多数品种的非畅销图书起死回生。互联网时代带来的“长尾”效应,会使这些死而复生的图书成为利润可观的利益增长点。

  有些图书比如说科技、旅游、生活、教材等天然就适合做数字出版,有些图书就不适合做数字出版。如果把数字出版理解为简单地把一本书转换到电子阅读器就完了,这太肤浅了,出版社也很难赚到钱。臧永清如此认为。

  出版社在数字出版领域的最终角色是内容服务商,而不仅仅是一个靠出卖内容资源的内容提供商。林清发认为,内容服务商包括技术和内容两个方面。数字出版前期投入大,有些传统出版社害怕承担风险,因此将内容卖给技术商。这样做在短期内会有所收益,也降低了前期资金投入等方面的风险,但是,一旦技术商发展到一定阶段,有了更强大的资金支持,能够自己做内容了,就会把出版社甩开。因此林清发的意见是,有条件的出版集团必须有效地整合技术资源和内容资源,这样才能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在操作过程中,掌握内容主动权是出版人共同强调的。

  未来,数字出版是纸质出版的拐点?

  据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一份问卷显示:近一半的参与调查者预测2018年将成为数字出版物销售额超过传统出版物的拐点。

  对此,赞同者的理由是:从年龄层次上看,现在的青少年10年后将成为主流阅读人群,他们中的大多数从小就养成了电脑打字、上网冲浪、听mp3、手机阅读等习惯,开始疏远传统出版物,因此基本不存在数字出版阅读方式上的障碍。从阅读设备上看,按照IT界摩尔定律——微处理器的性能每隔18个月提高一倍,价格将下降一半,10年后,个人电脑价格将低于100美元,为此普及微型电子阅读器完全成为可能。因此,应正视数字出版这一机遇和挑战,主动地培育市场,宣传数字出版理念,同时积极推动数字出版理论和实践的创新工作,拥有战略主动权和理论支撑。

  针对数字出版业务方向众多、领域宽泛的特点,赞同者还建议,大型出版单位要尽早成立数字出版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吸收各领域优秀人才加入“数字出版”队伍,结合自身优势,以几个领域为抓手,找准切入点打开局面。“谁及早开始进入数字出版领域,积累经验,打开途径,树立品牌,谁就会在10年后占有先机。”赞同者疾呼。

  与赞同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反对者认为,为了跟形势搞数字出版而不解决赢利模式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作为负责任的出版人,应该仔细分析纸质出版和数字出版各自优势和特点,针对不同的内容、不同的读者、不同的使用方式选择合适的出版介质,而不是盲目跟浪潮。

  “我一直觉得,国内真正能搞成数字出版的,不在行内,在行外。”业界一位知名出版人在2009年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对传统出版人转型数字出版难发出如此慨叹。而另一位知名出版人说法更直接:“出门时拿电子阅读器很方便,在家里再拿个电子阅读器阅读不是很滑稽吗?我认为更多的时候是搞数字出版的人,在制造谎言,逼着我们就范。” 

  可是现实是这样的:据2009年10月22日《南方周末》报载,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尤根·博斯在谈到法兰克福书展的变化和趋势时说:“去年的确是电子书,但是今年已经发展到手机了,这是阅读器的变革。以前我可能要花300美元去买阅读器,现在根本不需要了,手机人人都有,人人都可以在手机上读书。……也许很多年后的书展不是这里摆一本书,那里摆一本书,可能就是一个大屏幕了。”

  看来,未来纸质出版消失与否,市场说了算。我们拭目以待。


 
上传时间:2010-01-31 09:19:5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