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行健:规范使用语文是编校工作的基本功
作者:-
规范使用语文是编校工作的基本功
□李行健

  仓颉清仓图 金马 绘

  任何一本出版物,都要经过编辑的加工、修改和最终审定才能同读者见面。因此,作为一个编辑或出版工作者,对于语言的规范担负着很大的责任,必须把好语文规范关。 

  为什么必须规范使用语文

  1.语言是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也是图书的载体。

  图书是用语文记录下来的各种知识。用文字记录下来的语言称为书面语言,以别于口头说的语言。图书就是用语言作交际工具,作用就是传承文化、传播知识。如果我们使用的交际工具没有一个严格的共同的规范标准,写出的文章别人就看不明白。显然,语言的使用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涉及交际双方,乃至整个社会的问题。语言规范化,就是根据语言发展的规律和社会使用语言的需要,将语言中有分歧的地方按社会约定俗成的原则,遵照国家有关部门制定的规范标准使用,大家都共同遵守这些规范,从而达到语言规范化的目的。 

  2.现实语文的混乱现象说明必须加强语文的规范工作。

  编校工作一定要注意语文的规范使用,才能很好地发挥书刊的社会效益;书刊语言的规范性,会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示范作用,极大地促进语文的规范。书面上出现错误的情况,主要是用字、用语不规范。如某市四大政法权威部门的一件文告中,共用四次“交代”,其中两次写作“交代”,两次写作“交待”。群众问我们,“交代”和“交待”是一个词还是两个词?如果是一个词为什么有两种不同的写法?如果是两个不同的词它们的意义有什么不同?群众问得很好。这就是用字不规范惹的祸。不妨再举近期有影响的报纸上的文章看看。如在北京某报一篇不足500字关于加油站要认清标志的文章中,用了6次“标志”,3次写做“标识”,3次写做“标志”。其中“强检标志”和“强检标识”各一次。人们会问,这是一个词,还是两个词。如果是一个词为什么有两种写法,如果是两个词它们意义和用法有什么不同?这就是异形词惹的祸。其实早在2001年国家发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对这组词已经进行了规范,确定“标志”为规范词形,不仅统一了写法,还减少了“识”的误读。更令人不解的是,不久前北京一家很有影响的有关出版专业性的报纸,一篇专门分析“按语”和“案语”用法的文章,引经据典进行一番考证后,竟然得出这样一个奇怪的结论:“综上所述,‘按语’与‘案语’两个词都是正确的,不存在对错之分,在词义、用法上也没有区别。在编辑工作中,使用‘按语’与‘案语’均不为错,但在同一种刊物或媒体中必须统一。”这完全是误导。我相信,如果把“按语”再写做“案语”,图书报刊质量检查时肯定是要计算成差错的。该文作者查了许多词典,就是不查国家的规范标准。在《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中,第一条要规范的词形就是“按语”不要再写做“案语”。这反映了一些搞图书、报刊编辑出版专业的同志对国家的规范标准不熟悉,规范观点不强,他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去找规范的正确答案。用字不规范的现象,也影响到学生学习和考试,如近年高考试题中的“伶牙俐齿”、“般配”等词语,一些学生就写错了。

  从上可以看出,要达到规范用语用字,必须遵守国家颁布的规范标准,个人不能随便使用语文;国家有关部门没有制定明确规范标准的,我们使用语文必须合乎社会约定俗成的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语文规范化。

  3.语言文字是否合乎规范是出版物质量高低的标准之一。

  报刊和书籍都是用书面语言作为它的载体,语言文字不规范肯定不能成为一本合格的出版物。因此,内容和载体形式的完美结合,始终是每个出版人追求的目标。

  新闻出版总署在关于图书和报刊质量检查的要求中,规范使用语言文字是一个硬指标,编校质量差错率不能超过万分之一,绝大部分差错属于规范用字用语的问题。我参加过四届国家图书奖评选工作,一些内容优秀的图书,由于编校质量超标不能评奖是非常遗憾的事。总署还规定,送评书先查编校质量,不合格的一律不能评奖。图书质量的提高,除图书内容的质量外,编校质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提高编校质量,必须提高规范应用语文的能力。

  怎样提高语文规范水平

  1. 认真执行国家规范标准。

  全国人大、国务院以及教育部、国家语委会同其他有关部门先后制定颁布的有关语文的重要规范标准有:

  (1)《汉语拼音方案》,由全国人大于1958年2月11日颁布,规范了对汉字的注音和汉语的拼写,已成为联合国法定的拼写汉语的标准。按照有关规定,报刊和图书封面往往都有汉语拼音,也就要注意拼写的规范。

  (2)《简化字总表》,由“文改会”、文化部和教育部根据国务院有关指示制定,于1964年3月7日颁布,1986年10月10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语委重新发布,规范了汉字的简化字及其应用。我们不应该再随便使用已经被简化了的繁体字。

  (3)《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由文化部和“文改会”于1955年12月22日发布,规范了现行汉字中异体字,确定了规范的选用字,提高了学习和使用汉字的效率。我们在用字中要注意不使用异体字,要使用合乎规范的选用字。

  (4)《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由国家语委、国家教委和广电部于1985年12月27日发布,对普通话的异读词进行了规范,促进了汉语读音规范和普通话的推广,同时也涉及某些用字问题。比如规定“荫”统读yìn,并特别列举出“林阴、林阴道”中的“阴”,不能写成“荫”。

  (5)《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由国家语委、新闻出版署于1997年4月7日发布,规范了汉字书写的笔顺,便于汉字教学、汉字检索和信息处理等。

  (6)《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由教育部、国家语委于2001年12月发布,随即由新闻出版总署、国家广电总局、信息产业部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部委转发。主要解决一词多形中的用字规范问题。前举的“案语”、“标识”不能再用,就出自该规范。

  此外,还有《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现代汉语常用字表》、《标点符号用法》、《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等多种规范标准。

  上述规范标准的制定和推广,大大加快了规范使用语文的进程,方便了群众的学习和使用。

  2. 努力提高语文素养。

  国家没有明确规范标准的某些语文分歧现象,就应按社会约定俗成的原则处理。这方面主要靠提高语文素养,掌握不同词语和汉字的含义和用法,在编校工作中及时发现用字用词的错误。比如“小说连播”、“电视连续剧”为什么用“连”,“新闻联播”、“联欢会”为什么用“联”。“气象”、“表象”为什么用“象”,而“人像”、“摄像”为什么要用“像”?这些知识要靠我们长期学习集累(《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相关的提示中,对它们都有说明,大家可参看)。《咬文嚼字》杂志曾经发布了100个最容易用错的字,据说50%以上的用字差错,都出现在这100个字上。

  现在介绍几本常用书:

  《语言文字规范使用指南》(该书对每项规范标准的使用有详细说明),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年7月出版。

  《现代汉语应用规范手册》(该书对书面上误用的各种实例进行了评析),书海出版社、山西教育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 

  《错别字辨析手册》(该书来自编校工作实践),华文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

  《现代汉语异形词规范词典》(该书将常用异形词进行了规范和引导),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年12月出版。

  《常用字词句辨误小丛书》(10本,每本辨析某一类差错100例,共1000例),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年5月出版。

  养成勤查工具书的习惯

  前几天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读到老出版家杨牧之同志谈编辑素养的文章,其中特别列出一条经验——勤查工具书。这是宝贵的经验之谈。工具书中规范性的词典、字典是贯彻落实国家规范标准最有力的工具和手段。语文学习和使用者不可能经常靠规范文件去掌握规范标准,规范标准必须落实到具体的字和词上,才能使规范标准有血有肉地让群众掌握。“文革”后,根据中央制定的新时期以规范化、标准化为中心的语文工作方针,国家语委多年来除了认真制定各种急需的规范标准,1992年,在吕叔湘先生的倡议下,决定把编写严格贯彻国家语文规范标准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作为规范化工作的基础建设工作,将其列作国家语委“八五规划”的重要课题,就是因为规范性的字典和词典在语文规范工作中有其他工具或手段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说:“汉语规范化的工作,主要应该放在词典工作上面。”(《王力文集》第16卷,44页)比如什么是规范的简化字、什么是不规范的异体字或异形词,字典和词典应该在具体的有关字词中都作出正确的说明。又比如国家规范标准作出了调整,要按新的精神积极妥善贯彻(从《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到《简化字总表》和《现代汉语通用字表》,有26个字经过了调整,有的恢复了规范字的地位,有的字与字间作了新的使用规范)。对于这些变化和调整,规范性的字典和词典就应该说明变化的情况,让群众在贯彻规范标准时,不仅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

  此外,大量的社会约定俗成的语言文字现象不需要国家去制定规范标准,但它们在语言文字的发展和应用中,也会产生分歧或出现不合规范的现象,也需要规范性的字典和词典加以解释和引导,帮助群众规范地使用语言。

  每个编校工作者,要准备一些不同类型的工具书,便于有了问题去查阅。一本好的词典,至少应该是①符合国家规范,②收词和释义能与时俱进,③方便实用、能解决疑难。比如《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据使用过这本词典的编校工作同志告诉我,他们最喜欢的是词典严格贯彻国家有关规范标准和词典中的“提示”。

  (1)《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特色首先在于突出“规范性”。

  凡是国家有关部门有明确规范标准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坚决全面贯彻落实。比如严格按照汉字规范标准审订字形,严格按照《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标注读音,部首笔画、检字等全部按已有的规范处理。如果前后公布的规范标准有不一致的地方,按国家语委意见统一协调处理。

  对于某些有分歧而又没有规范标准的语文现象,我们从语言事实出发,根据语言文字的社会性特点,按约定俗成的原则处理。比如在《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公布后,仍有1000多组异形词有待整理规范,我们就按上述原则用“提示”加以规范引导。词义的发展变化造成歧义和混乱的现象,就难以制定规范标准。以古老的成语“空穴来风”说,从前人们一直把它用在“无风不起浪”、“事出有因”方面,而现在却普遍用作“无稽之谈”。现今的词典有释为“事出有因”的,有释为“无稽之谈”的,还有释为既指“事出有因”,也指“无稽之谈”的。我们经过调查研究,按照社会约定俗成和因势利导的原则,把它的意义概括为“原比喻出现的传言都有一定原因或根据;现指传言没有根据”。分清历史和现在,以便读者正确理解和使用。

  (2)用“提示”加强规范性。在容易产生分歧、出现差错或造成不规范的地方,尽可能视不同的情况加以提示。“提示”放在释义完了之后,用手形符号“”表示。

  字头部分的提示侧重在字音、字形、字义容易产生混淆和出现错误的地方。

  词条部分的提示侧重以下几个方面:提出对异形词规范的处理意见;指出词语在读音和写法上应注意的地方;指出词语在使用中应注意的地方(如:“伏法”条下提示“跟‘服法’意义不同,不要混用”)等等。

  前面说的《咬文嚼字》公布的100个易错字,大多在《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中有提示。如第一个字“按装”的“按”,在词典第8页“按装”后有提示。第二个字“甘拜下风”的“拜”在词典第422页也有提示。因为规范词典中的提示是从群众语文应用中调查得来的,所以自然会注意到这些常用错的字。“提示”之所以受读者欢迎,就因为它们能帮助解决分歧和疑难。

  (作者为教育部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会长)


 
上传时间:2009-12-03 09:47:59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论">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