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09信息时代的多元阅读
作者:-
 新世纪到来,随着信息化步伐的加快,中国人的眼界越来越宽,对文化的接受与认可程度日益扩大,人们的阅读不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由单一走向多元。在21世纪,如果有人说“我在读书呢”,可不要单纯地以为他是手捧一本纸书在读——随着科技、电子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电子产品有了阅读的功能,手机、MP4、PSP、电纸书……这些以前人们闻所未闻的阅读方式已经走进千家万户。新世纪的阅读多元而纷杂,青春、励志、玄幻、动漫……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风起云涌、热闹非凡,让人眼花缭乱,就如同“阿甘”手里的那一盒巧克力糖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流行什么口味的书。

  青春文学

  书店里,进来了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张口就问“有韩寒的书吧,有几种要几种。”韩寒是谁?青春文学主力作家之一也。

  2000年,时年不足18岁的韩寒以一部《三重门》横空出世。此后,这个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决赛一等奖,同时又因期末考试七科不及格而留级的“80后作家”,引发了一系列的争议与讨论,但这些争议与讨论并没有影响《三重门》成为当年最畅销的书。此后,他的《长安乱》《一座城池》乃至今年出版的《他的国》仍是风光不减当年。后来,又有郭敬明的《幻城》《悲伤逆流成河》、明晓溪的《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张悦然的《誓鸟》、饶雪漫的《左耳》《沙漏》受到青少年读者的热捧,他们认为读这些书时尚、有格调。中国经济的发展使一些“80后”“90后”也具备较强购买力,他们为追捧一位作者,几乎不考虑金钱与成本,使这类文学占领了图书市场的大半江山。

  书影联姻

  新时期的图书出版形式也不再单一,图书开始与其他媒介融合、互补,出现了电视、图书互动的出版新格局。一部分是制片方看中了某位作家的小说然后改编成影视作品,随着影视剧的热播,小说原作甚至相关研究书籍也随之摆上书店展台,关仁山的《天高地厚》、麦家的《暗算》、二月河的《康熙大帝》《雍正王朝》等,可属此类。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于影视作品播出的同时推出一本介于剧本与小说之间的“影视小说”,连书的封面都印得像剧照。枯燥的剧本对白变成了流畅的文字,既保持了剧本的精彩,又增加了文学阅读的体味感、想象力,如:郭宝昌的《大宅门》、高满堂和孙建业合写的《闯关东》等。这种图书与影视的联姻,虽说有的涉及原著与剧本的版权之争,但大体都算得上恩恩爱爱。

  讲座图书

  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捧出一个又一个的“学术明星”,阎崇年、易中天、纪连海、于丹、钱文忠……

  易中天在《品三国》中这样讲“三顾茅庐”:“座谈完了,众人散去,只有诸葛亮留了下来。刘备也不问他想说什么,顺手拿起一根牦牛尾巴编起工艺品来……”如此现代的视角,再加上轻松、幽默的语言,难怪《品三国》要出书时竟引来国内十多家出版社参与竞标,不过半年,其上部的销量已达到220万册,连尚未正式发行的下部也已预售超过180万册。而在这之前易中天的《品读中国》4年才卖了5万多册。

  古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今天的一部《论语》却让于丹红透了“半边天”,她的《〈论语〉心得》首日销售一万多本。学术明星出书热卖成了近些年出版界最热闹的风景之一,虽然这种现象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人说讲得太浅、太俗,有人说缺少专业知识,可我以为:雅也好、俗也罢;浅也好、深也罢;草根也好,专业也罢,至少,他们让传统文化从象牙塔里走出来,走进广大读者的心中,把一些追求时尚、迷恋“洋”文化而从不屑谈论传统的“新新人类”又拉回到书桌前,引着他们读了一次国学经典,这总归是有益的。

  付费网读

  在新世纪初的10年中,互联网经历了从而立之年到不惑之年的过渡——世界进入了“.com时代”,网络文学也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其实网络文学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它与传统文学是相辅相成、互有包含的。大部分网络文学作品首发于网络,再以网络平台作为进入传统媒体的跳板,先后出书,比如: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天下霸唱的《鬼吹灯》、流潋紫的《后宫·甄嬛传》……可以列一个长长的书单,这些书的影响力早已穿过网络,延伸到现实生活中。

  在大部分网络文学作品回归传统印刷成书的同时,另一种阅读形式产生了,那就是“VIP阅读”,也可以说是“网上付费阅读”。网络文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边写边上传,读者可以从作品刚开始发表一路跟帖到全书写成,甚至讨论情节的发展,读者的参与性极强,作品的受关注程度也在加强。当点击率上升,读者正读到兴头上时,“本文停止连载,想看的读者请申请VIP(即会员)付费阅读”,最后读者支付的费用由网站运营商与作者按比例分成。毕竟文学网站要维持生存,再说很多网络写手也是要赚钱养家的呀,据说此种形式已使大批“写手”脱贫致富。

  炒热的书

  “炒作”,这个词在21世纪非常频繁地出现于各个领域,演艺明星要“炒”、名胜景区要“炒”、图书也在“炒”。找些商界名人、文化名人说几句话,然后在书封打上某某人等联合推荐,再加上几句名人赞语——这便是炒作的基本方式。当然,还可以搞些签售活动,事先制造些真真假假的版权官司之类的新闻等等,总之,不怕热闹。不论你对“炒”是欣赏还是反感,看着那一路窜升的销售排行,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些炒作的妙处。

  《孙悟空是个好员工》《细节决定成败》《蓝海战略》《杜拉拉升职记》等营销策略、职场生活类书被奉为“职场宝典”广为流传,成了白领阶层的主要读物。《哈佛女孩刘亦婷》2000年出版后,在短短5年内加印了70余次,一时间,似乎家长读了这类图书就能帮助孩子成功,可实际上这本书又指导出了几个“刘亦婷”?只能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生活幸福的现代人开始日益关注个人身体的健康,于是,《求医不如求己》《不生病的智慧》等类型的书开始大行其道,看了这些书就真的不会生病、不用去医院了吗?恐怕不行。

  中国有句老话“一代看吃,二代看穿,三代看文章”。这话原本是讲一个富起来的大家族的发展轨迹,其实也可以套用在当今社会发展上。新中国经过60年沧桑巨变,如今国家强盛、人民富裕。老百姓不光能吃饱肚子,而且讲究营养搭配了;人们也开始注重穿着,全世界的奢侈品牌几乎都把店开到了中国的大小城市。那么文章呢?其实文章只是泛指,准确点儿说应该是指文化素养、学识、品德等方面的培养,看看近些年的阅读现实,我们不难发现,重视文化已成为当今人们的一种精神诉求。尽管当今不少年轻人读书还有些追潮流赶时尚之弊,但越来越多的读者懂得了如何选择所需。当然,在这个问题上,适当的引导也是必要的。王烁辉
 
来源: 唐山劳动日报

 
上传时间:2009-10-14 15:52:37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图书内容提供商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