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童:作家只是个给陌生人写信的人
作者:-

苏童:作家只是个给陌生人写信的人

 

作者:郑媛  来源:北京青年报  点击:72  更新时间:2009-5-11 19:45:06 
 
  如同三年前,余华以《兄弟》宣布“正面强攻”时代,一向惯写过去的苏童近日也以《河岸》对自己的70年代做了一个交代。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苏童坦承,随着年龄的增长,写作不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以往所写的那些用一两句话就能概括内涵主题的小说也越来越难以让他满足。
  苏童说,新作中描写的“性”是他写作中遇到的最大的困惑,“性为什么难写?多走一步就是色情,在尺度和分寸把握上很难”,小说这部分章节他曾一改再改。他说,在他的第二稿中,对于性的描写更粗野一些,之所以最后删去,是不想被人说成是“四十多岁了还不学好,拿性作噱头”。
  但他认为,“性压抑和性创伤,它们有点像乌云笼罩在小说中,极端处可能令人不悦,但无论读者是否乐意接受,我都得写,这本身也是我的一个叙事目标。”
  由于以前的作品大多写“旧时代”的人和故事,苏童常常被指不关注现实,被人误认为是一个老先生,“甚至是已故的。”不过,苏童也承认,在他以前的《妻妾成群》之类的作品中,时代确实只是一个被悬置在那里,不生根的布景,“我其实并不是刻意要写那个时代,我把人物放在那个时代里,是因为觉得那样更漂亮,更合适。”
  但他否认,自己并非回避当下生活的写作。“以前不写时代不是因为没有表达欲望,而是因为看不清楚。”他解释说,如同一杯水,在当下是浑浊的,必须经过沉淀一样,许多这个时代的问题,也必须经过沉淀才能看清。所以不匆匆地拥抱时代对于很多作家来说是一个好的策略。
  他也知道,一些读者对当下有热切的阅读期望,“但问题在于,他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声音,是像病人希望医生诊病吗?这种责任是作家承担不了的,而且如果一个作家对于生活中的好与坏,不能高于普通人的总结时,说出来不也是废话吗?”苏童说,不能过分拔高作家的工作,作家不可能提供康复师的作用,而只是一个“给陌生人写信的人”,“你收一封信,可能毫无意义,也可能打开后一看,发现就是生活。”
  在现实生活中,苏童是一个“健康宅男”,不喜欢应酬,除了写作之外,没有太多爱好。这会不会使写作的灵感和源泉逐渐枯竭?苏童称自己从不担心。因为“一个作家写来写去都会回到童年。”
  “当你还是孩子时,你还没有学会用别人教你的世界观去看这个世界。你朦朦胧胧感受到的世界其实是非常文学化的,只是你没有那个文字能力去记载而已。”苏童说,在他小说写了10年后,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乐观的问题,所谓的创作资源不会枯竭,虽然可能其他的东西,如疲惫感会出现。成年后,你光是去探访这个童年记忆就够你一辈子努力的了,更何况在这之后,有你的动荡的青春期,有你的30岁和40岁,你的童年记忆越来越和你贴近,这样一个生命链条绝对够你写作用的了。
 
 
上传时间:2009-06-18 13:10:54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