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一做客新浪谈新作
作者:-
龙一做客新浪谈新作

 

 

 

    5月15日下午,热播电视剧《潜伏》的原作者龙一做客新浪读书频道名人堂节目,畅聊自己的新书《暗探》与《刺客》。这两本书是发生在的唐朝的《潜伏》,涉及宫廷密谋、人生选择和侠义大道等。龙一在节目中表示,《潜伏》的成功主要源于导演和编剧的功力,自己不会参与续集编写或拍摄工作。龙一还对网络出版发表了看法。

  主持人:全球的新浪网友大家好,欢迎做客新浪读书频道名人堂节目。今天我们有幸请到最近的热播剧《潜伏》的原作者龙一老师,先请龙一老师跟大家打声招呼。
  龙一:新浪的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龙一老师为大家带来两本新书,一本叫《暗探》,另外一本叫《刺客》。大家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它也是跟《潜伏》有关的。它讲了侦破和推理的故事。不同的一点这两本书的故事背景在唐朝。首先跟龙一老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把这个背景设置在唐朝呢?有什么特殊寓意吗?
  龙一:这两本小说是我最初写小说时的作品。
  主持人:也就是说早于《潜伏》。
  龙一:早于《潜伏》。是从1997年到2002年之间写的作品。
  主持人:十几年前的。
  龙一:我在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总要选择我自己最擅长、最方便的题材。我过去研究古代生活史,所以就用古代题材。
  主持人:为什么要放到唐朝这个朝代?
  龙一:我这个小说里边所表现的这个时段,是唐中宗到唐玄宗几年之内的时间,也就是说是整个唐朝的历史转折点,就是由初唐到盛唐的转折点。而这个转折点意义就相当于我们改革开放初期那十几年的转折点,这样也有“以古为鉴”的作用,互相参照,把古代可能发生的问题来映照到今天的社会,实际上我们生活是相通的。
  主持人:今天一些事情会得到借鉴。
  龙一:对,对。
  主持人:我也对您的资料进行了一番研读,您其实是一位历史学家,可以这样说吗?
  龙一:说历史学家太过分了,我确实一直在研究历史,但完全因为是个人的兴趣。我喜欢古人的生活,喜欢研究古代人的生活细节。后来研究近代城市史,也就是研究生活。哪怕研究到中国革命史,实际上仍然研究的是革命者的生活。这样以一贯之,等到我写小说的时候,细节、人物方面所需要的任何材料,在我以前的研究当中都有。等于说我在写小说之前所做的工作,没有浪费,全部可以作为素材进入到我的小说当中去。
  主持人:《潜伏》大家觉得都非常真实,跟您细致的考证工作有着有分不开的联系。
  龙一:对。
  主持人:我们在《刺客》和《暗探》里边读到了当时唐朝时候的长安城,它的这些布局、市和坊的界限、满大街的波斯商人、胡姬,都是按照当时的真实情况设定的吗?
  龙一:基本上是真实的情况,特别是地理。唐代的长安城我画过比较详细的示意图,108坊,6条水渠,包括各个大街,朱玄门大街、天街,我都弧 龙一:对。
  主持人:我们在《刺客》和《暗探》里边读到了当时唐朝时候的长安城,它的这些布局、市和坊的界限、满大街的波斯商人、胡姬,都是按照当时的真实情况设定的吗?
  龙一:基本上是真实的情况,特别是地理。唐代的长安城我画过比较详细的示意图,108坊,6条水渠,包括各个大街,朱玄门大街、天街,我都画得很清楚。目的就是为了让主要人物在里边活动的时候,首先他要有一个历史的依托,另外还要有能发生历史的细节。因为其中还有一些很著名的店铺,著名的像平康坊,史书上都有详细的记载,但是都散落在各处,需要我们详细考证,再把它总结起来,当小说中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拿进来,加以描述。实际上描述是在其次,主要是为了揭示人物在推动世界发展。
  主持人:常百兴在李隆基的殿上潜伏的阶段,用到了很多小偷特有的用具,这些用具也是经过您的考证?
  龙一:不只是他的用具,包括潜伏殿上的大梁都是有考证的,因为唐代的建筑和明清的建筑有些差别,有一个足以能够伏下他瘦小身躯的梁,而不被下边的人发现。唐代那棵通梁是很宽、很大的。
  再有,它的偷盗工具在这些年,从古至今变化的不是特别大,进入电子时代当然是变化了,但是在古人当中,小偷的工具十几样,变化不是很大。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习惯,到每一个具体使用人,他自己还得加以改造。作品当中,常百兴新做的一个皮工具袋,就不如旧的好使。
  主持人:如果您生在唐朝,您会选择从事一个什么样的职业?
  龙一:以我现在这种性格和生活习惯,在唐朝我能够当个文官。唐代也有科举,通过科举之后入翰林院当待诏,找个清闲差事。
  主持人:如果说把您放到您写的这两本书里,您会像常百兴一样参与到当时李隆基、太平公主之间的历史洪流里边去吗?
  龙一: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当中都有这种欲望,不只是你我,我们的读者,我们的整个社会生活当中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欲望,让自己的价值加以放大,对历史产生推动作用,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想法。但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做不到,于是我们可以在文学作品当中实现。我通过写作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故事来实现,而读者也可以通过阅读,通过移情作用来实现。这对大家算是有一点有益的推动,是心灵的一种释放。
  主持人:您在这两本书中的后记中提到,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主干,五千年以来其实变化的并不多,变化的仅仅是枝节而已。您怎样解释这句话?
  龙一:这个是这样,实际上五千年来没有变化的是我们的生活本质。什么是生活本质?就是人对事物的选择。我们面对一个灾难,面对我们自己的前途,面对名利所有这一切,面对困境,我们总要做出选择。选择就要压上一定的价值风险,我们牺牲什么,然后再选择什么,再追求什么,一切的方式没有变,因为我们的文化没有变,人的根本没有变。还有一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处的关系没有发生变化。五千年、三千年、一千年前,唐代时候刺客也好,暗探也好,都没有变化。《刺客》当中有一部小说叫”宰相难当“,写的是当朝宰相的困境,他们的困境跟今天当朝宰相的困境几乎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人们面对危机、面对困境、面对困难的时候,或者面对诱惑的时候,(中国)人的选择,人们选择的目标和路径几乎是一样的。
  主持人:那就是说当时像常百兴、叶十朋,他们面对的问题和千百年后余则成面临的问题一样?
  龙一:对,这你一下子就发现真谛了。就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说要以史为鉴呢?过去人所经历的所有的困难,我们今天都在发生着。过去所经历的任何好事、坏事今天同样在发生。这样一来,我们阅读历史就能帮助我们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时,也可以避免我们自己走弯路,做出错误的选择。人一旦做出错误的选择,再要想弥补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所以,读史还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您觉得像《刺客》和《暗探》这样古代题材的悬疑推理小说跟《潜伏》这样的作品相比,在写作手法方面有什么差别?
  龙一:虽说是”悬疑“和”推理“,但这个与我的初衷有点不大相同,我写的就是历史小说。但是我这个历史小说的样子,我给这个故事的包装,具有悬疑的特征,有惊险的特征,特别是惊险的特征比较突出。但是不管故事是属于某一种类型或者某一种样式,但是它真正内中装的内容是古代人的生活,也就是说我希望让今天的人了解到古代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同时那些生活对我们今天是有启示的。
  主持人:故事的戏剧性永远是来源于生活的,我听说您在写《潜伏》的时候曾经自己做过一些实验。
  龙一:不只是《潜伏》,我在日常生活当中有时为小说做实验,这是实情。因为对于小说来说最重要的,如何说服读者最重要的就是细节,细节是小说的根本,否则一旦细节出现漏洞,读者就会怀疑你的作品,怀疑你的故事。本来就是一个虚构的东西,一旦你出现一个漏洞,这个故事就很容易崩塌,这样一来就吸引不了读者。
  主持人:您这两本书写的是唐朝的事情,即使您要做一些实验进行验证,可是并没有环境去验证它的真假。
  龙一: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刺客》这个小说集里有一篇小说,主人公本身是一个厨师。我自己是擅长烹调的,我烹调的手艺比写小说的手艺要高,所以我就要我最擅长的东西、我能把握的东西进入到作品当中去,这样我就更容易说服读者,让读者能够接受这样一个故事。同时加上严格的对历史考证,真实的人物、真实的细节,读者首先能够感受到我在这里边下的功夫,然后再说这个故事好看。
  主持人:今天早上我还没有吃早饭的时候恰好读了这一章,顿时觉得鹅肝酱非常好吃。那时真的有这道菜吗?
  龙一:这个菜当时是有的。除了这道菜之外,里边提到鱼汁之类的,这在唐代是确确实实存在的食品,这是经过考证的,否则就要出漏洞了。
  主持人:《暗探》的主人公叶十朋的气质您觉得是怎样的?它是不是就是您心目中侠义人士的代表?
  龙一:侠义这个概念我们今天的人有些把它极端化。实际上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侠义的潜质。什么叫侠义呢?侠义就是做正确的事。义是什么?《中庸》当中说“义者宜也”,义就是做该做的事,义就是有所担当,一个人面临每一件事的时候做出正确的选择、正确的行为,这就是义。不是今天把它推向极端,不是的。古代我们对人的要求就是:在大的考验当中,大是大非上你要做到“宜”,你要做正确的选择。在日常生活当中仍然要做出正确选择。所以,实际上我很多小说当中都透露着这个观点:义者宜也。你在日常当中做正确的事情,至少保证这个人不算太坏,这样一来,这一点对我们今天的意义非常大。今天把我们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所有这些东西都已经被模糊了,没有这些规范了,人的行为,没有规范、没有判断的依托,你想想看我们怎么做判断?我们拿什么做标准?于是,名、利所有这一切成为选择的标准,这个我们就错了。我们还是应该尊崇我们传统文化当中的那些基础、标准,再做出选择的时候就是“义者宜也”。
  主持人:再比如虽然常百兴看起来挺猥琐的,但是他做出了侠义之事。
  龙一:做出了正确选择。
  主持人:这个意义来讲,余则成也是正确的选择。
  龙一:古人和今人都是在夹缝中做出选择的人,他们做出选择是非常艰难的。今天日常生活当中也有很艰难的选择,家庭生活、社会生活、职场等,只要你做出正确选择,你的生活就会发生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
  主持人:您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最善于做出正确选择的人?
  龙一:我擅长吃亏。我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吃亏就算了。这样既护住了我的短处,我不擅长解决问题,我吃亏就是一个选择,就是一个最笨的选择。但是相对而言也是一个最安全的选择。
  主持人:像有些人看了《潜伏》以后,觉得余则成这个人在职场上可能有时吃一些小亏,但是最终他可以在各种力量的平衡下,能做到游刃有余。这就是吃了小亏之后但是得到了大的利益,这是最聪明的。
  龙一:吃亏的时候不能考虑将来要占便宜,但最终的结果应该是不错的。如果你吃亏的时候想着我要吃小亏,然后占大便宜,这就有了私心了,有了私心就是不正确选择,没有私心才是正确选择。
  主持人:目前我看到您的这些作品,像《潜伏》、《暗探》和《刺客》,它们的主人公基本上都是从事推理、潜幅、侦破这一行的。您自己是不是很向往余则成、叶十朋这样的生活呢?如果有机会您是否愿意去潜伏一把?
  龙一:就像我读金庸的小说一样,我喜欢读金庸的小说,我希望能够进入到那个生活当中,学会一套文武医,去纵横天下。我写这样的故事也是一样,我既可以把自己拿到故事当中去表演,同时读者在读这个故事当中,故事会产生移情作用,这样读者也可以自己去进入到这个故事当中,去表演。这就是文学作品的魅力。
  主持人:您是否会把这些侦探、特工这方面的特长和行径入日常的生活呢?
  龙一:日常生活当中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买菜、做饭、洗衣、打扫,日常生活当中不会有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是知识和对生活的观察,和对生活经验的积累。我自己的身上没有类似于特工之类的东西,不会有。
  主持人:也许是另外一面,比如您看到这个人一些小举动,就可以立即判断出这个人的性格是什么,他从事过什么行业。
  龙一:作家观察生活这是必须的,写小说这个行当的人就需要观察这一点,很细致的观察对方,观察人的细节,包括观察人的语言,词句的结构,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本身可能和特工相通的地方。
  主持人:您是否觉得自己的观察能力确实要更强一点?
  龙一:还可以吧,我对日常生活,尤其是周围的东西还是有一点敏感。
  主持人:您曾经说您的小说里边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也就是高大全的英雄,有的都是像身处困境、夹缝当中,在使命和日常生活当中艰难挣扎的小人物。您对我们现代社会里生活的困境和信仰的危机是怎么看的?
  龙一:我们现在生活的困境实际上只有一个最重的,就是我们没有目标。我们的目标好像是我们大家追求好生活,实现自己,上学的时候也好,整个生活当中也好,有各种各样的提法,你要实现人生理想,你要实现自己,你要创造人生的价值,不要辜负自己的才华,所有这一切,没有标明让他干什么,或者说没有告诉他在追求自己目标的时候,他应该规避什么,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我们的传统道德规范被抛弃之后,我们今天只有目的,没有规则,只不过这个规则再没有了,而是这个规则在慢慢开始建立,但是目标还很重要,我们现在的目标,有很多很模糊的目标,特别是在青少年,刚刚开始进入社会,只把一两件事当成目标。什么呢?名和利,这个太可怕了。实际上人生价值远远不只这些,追求名和利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非常痛苦,也非常危险。名和利是你在实现你的人生旅途当中附加值,不是目的。你实现自己的方式也绝不是通过名和利来实现。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次电视剧《潜伏》,很多人都说龙一得享大名,了不得了。实际上不是这样。首先电视剧是编剧、导演、演员他们的功劳最大,而真正带给我的是浮名。编剧、导演、制片人后头,在那上边打出大字,根据龙一同名小说改编,我的那个名字比编剧和导演的名字大一倍都多,这是他们为人宽厚做得好。但实际上这个东西带给我的只是一个浮名。所以,我现在叫浪得虚名。但根本上来讲,我希望读者通过我的小说来认识我。
  还有一点,我也并不需要做这种大名,名气越大危险越大,我只希望我能有很小的一部分读者,有一部分读者喜欢我的作品。
    主持人:经过《潜伏》的热播,您的作品在全国范围内都获得了欢迎,全国都应该有很多您的热心读者。
  龙一:现在我不能这么说,因为现在大家刚刚开始读我的作品,在电视剧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我。电视剧播出之后知道我了,开始读我的作品。至于说最后剩下哪些是喜欢我的作品的人,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应该能有一些能剩下来,能够长期喜欢我这种创作风格,喜欢我写的内容,应该有一些。
  主持人:有些人说您的作品,是对一个时代的断面进行了全方位的剖析,涉及各种角度。比如说在《潜伏》里边,有些人在职场方面比较注意,他就看到了办公室的斗争;有些人喜欢历史,他就从作品里边考证当时的这些历史情况是怎么样的;还有一些人,他可能更看重于人的得失,比如余则成,家里那么多金条,又当了副站长,是既有钱又有利,可因为他的信仰,最后把这些个东西都抛开,抛弃妻子,到台湾去做潜伏工作。
  总之《潜伏》从开始播出到现在,经过了很多很多讨论和剖析,而且现在并没有结束。
  龙一:电视剧的内容丰富是姜伟做出来的,我只是给开了一个头。我的这个小说激发了他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做成一个长篇电视剧,而且内容非常丰富。我非常喜欢这个戏。同时,我也很欣慰,因为什么?我们两个人有相似之处。这个戏的做法和我的小说的做法是很相似的。比如大家看唐代的小说,像《刺客》、《暗探》,或者看我反映抗战时期的小说,反映辛亥革命初期的小说,实际上都是这样。我们不光要重新塑造当时完整的社会生活,同时也要铸造一面镜子,拿镜子来映照今天的生活。其中的内容还要丰富。你刚才讲到电视剧当中的职场、人生选择等所有这一切,在我每一本小说里,谈到的都是这些问题。我反反复复谈到的关于英雄情结,关于义,关于人在关键时刻该如何做出选择,希望能够对于年轻读者一点点人生的启示,有一点点就足够了。
  主持人:我看了一下您的《刺客》,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无论常百兴还是厨师,基本上都是属于刚刚进入社会,又因为机缘巧合,需要做出重大的抉择的年轻人。比如常百兴就面临太平公主和李隆基两方面的拉拢。
  龙一: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在职场当中就经常会面临这种问题。所以,以史为鉴非常重要。
  网友:台湾有一位资深记者,他写了《潜伏》的续集,根据电视剧的剧情写下去。他说余则成在台湾潜伏了38年以后,最后回到大陆来了,这个剧情得到了姜伟的高度评价。不知道您看过没有?
  龙一:我看到了这个消息,但是我没有看到这个续集的剧本,甚至连梗概也没有,它只是一个概念。可能也就是几百字的一个观点。台湾人这么看待这件事情没有错,实际上《潜伏》现在在台湾非常热,他们虽然电视台没有播,但是通过网络,有很多高层的人,军方的人,文化界的人在看,而且反响很好。这就是说我们当年的那段历史今天是不会给忘怀的,同时他们也需要了解我们,通过了解当年了解我们今天。就跟我们看台湾的电影,看台湾的文艺作品一样,也是通过文艺作品了解他们的生活。双方同根同种,必定要互相关注。至于他们要做续集,首先我对续集不感兴趣,因为做续集就像炒盛饭,狗尾续貂没有太大必要。当然如果有大牌能够做出更好的作品,当然好。
  主持人:你自己不愿意参与到续集的创作中?
  龙一:我没有这个才能了。
  主持人:也许电视剧您不愿意参与,但是如果让您续写这个小说呢?
  龙一:更不可能,续写小说是绝对不可能,我不会为了这个小说再重写一个续集。因为那个小说的精髓,在短篇里已经用尽了。
  主持人:您以后会不会把创作方向从小说转移到影视剧本上?比如把《暗探》和《刺客》也改编成电视剧?
  龙一:《暗探》和《刺客》目前还没有计划拍电视剧,影视剧都没有。让我自己去改编恐怕不可能。因为编剧和小说家是两种职业、两种思维方法、两套技术。我自己不掌握编剧的技术,也没有编剧的思维方法。所以,我不会写剧本。
  主持人:我个人觉得这两本小说特别有电影感觉,像身临其境的在看一部电影。您怎么看待这两本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的前景?
  龙一:通常情况下,如果说有制片商来找我,需要我转让某一部作品的时候,我会有一个售后服务,给一个改编意见。但是这个改编意见对将来的制作会不会真正起作用,我很难讲。但是我会把我的改编,我可能提供的东西不断地拿出来,至于对方可用不可用,那是由对方的编剧和导演、制片人自己做选择。比如说《潜伏》,我的改编意见对姜伟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姜伟在编剧上水平远远高于我。
  主持人:我发现了一个现象,无论是从《潜伏》还是《暗探》、《刺客》,您写的更多是中篇小说?
  龙一:长篇小说也不少。目前来说我每年写一个小长篇,大概是15万字以里。因为写长了太累,写得太短了,可能也不够充分。这样一来,15万字以内,应该是比较合适的,而且一年连准备选题带写作,一年的时间正好。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现在如火如荼的网络出版?
  龙一:实际上我对于网络写作,我持一种支持的态度,我非常赞赏大家的网络写作。因为我是一直在作家协会工作,20多年,我看到那些业余写作的业余作家,发表作品非常非常艰难,特别是在没有网络之前,他们自己的处境非常的痛苦。现在有了网络,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写完自己的作品,建一个博客就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放上去,而且还有网站支持。这样一来,我们在中国大批的以写作为业余爱好、为乐趣,为了娱乐自己进行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有了这个广博的基础之后,我们才有可能出来更好的作品。
  主持人: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计划?以后再专门尝试一下在互联网上写作?
  龙一:这次因为电视剧《潜伏》浪得虚名之后,我的一个小说叫《代号》,在起点中文网上连载。而且新浪网上面也在连载我的《刺客》和《暗探》,两本都在连载。这样一来,实际上网络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它的传播能力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任何传统的媒体,而且作用会越来越大。还有许多更奇妙的、更深入人心的、更在生活当中以更便利的那些功能,很快可能就会被开发。至少现在网络对于我发邮件也好,与人沟通也好,包括我的作品发布也好,给我提供了很多便利。
  现在已经无法想象没有网络的生活了。
  主持人:您有没有打算写一部以网络为背景的悬疑侦探小说?
  龙一:悬疑侦探很难讲,但是写于网络有关的小说,我真的倒是有过这种想法。但是当代生活是我的一个弱项,我在2、3年之后可能要被转向当代题材的创作,到时我肯定会考虑这方面。
  主持人:除了现在已经上市的《潜伏》、《暗探》、《刺客》以外,您在近期还有哪些写作和出版计划?
  龙一:月底要出版的是《代号》是部长篇小说,还有一个叫《暗火》,我的旧作新版,《另类英雄》的再版。
  主持人:这些作品涉及哪个时代?
  龙一:《代号》是07年完成的小说,是抗战时期的小说,很激烈,只能用很激烈来形容。《暗火》过去叫《另类英雄》,是百花文艺出版社对我的栽培。现在由于有了点浮名,有人愿意再版,改名叫《暗火》,也是这个月底出版。《暗火》讲的是辛亥革命初期的故事,是一个混蛋闹革命的故事。

 
上传时间:2009-06-18 12:39:1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