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身于“东方式新文化”
作者:-
立身于“东方式新文化”
——访顾鹏图形设计有限公司艺术总监顾鹏
2009-06-12


  □本报记者 周翼双

  在国内装帧设计圈中,顾鹏名气不算很大,但却有相当广的人脉;在北京众多的装帧设计工作室中,成立于2005年的顾鹏图形设计有限公司也不是最有名气的,但却相当引人注目,其名下的网站栏目丰富、更新及时。未见其人,单从网站透出的信息,即能看出顾鹏工作室蓬勃的生气和整个团队对设计艺术的热情与执著。

  日前,在北京CBD繁华地段的阳光100商务区,《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探访了顾鹏图形设计有限公司。对艺术总监顾鹏来说,起初的创业完全是为了一心向往的“设计的自由”,然而随着企业发展,一种对专业和行业的责任感逐渐取而代之。谈及下一步的打算,顾鹏踌躇满志:“我们正在从‘顾鹏图形’向‘顾鹏品牌’过渡,从‘业内小圈圈’走向广阔的大市场。”

  设计:

  古典为水现代为舟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怎样看待书籍设计师的风格?您的设计风格是怎样的?

  顾鹏:书籍设计必需以图书为本,图书的内容、气质是第一位的。风格可以变,但必须做出“卷气”。不同类型的图书有不同的气质,与之相适应应该展现出不同的风格,但眼下大多数设计师都在以设计某种类型的图书为主。这不是因为设计师自己愿意做哪一类的图书,有时风格是由市场带来的。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强调书籍设计的“卷气”,支持您这种设计风格价值取向的理念是什么?

  顾鹏:以创造独到的“东方式新文化”视觉为诉求。在东方人眼里,书籍设计决不应该只停留在对功能的基本诠释层面,而是应该重在对民族文化的解读与重构上。当把内容解构成视觉后,这个视觉可能就拥有风格了,“解”可以有不同的途径、“构”更可以千变万化。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理想中的“东方式新文化”是怎样的?

  顾鹏:就是中国古代文化当代化,以古为典、写意为新,抽象出古典元素或符号,融于艺术设计之中,使古典的雅韵、含蓄、和谐之美与现代的时尚、张扬和个性获得完美的融合,在古代与当代、东方与西方、古典与流行中,创造出一种极致的典雅、富有张力的和谐。简而言之:以古典为水,以现代为舟。

  《中国新闻出版报》:书籍设计业内有一种看法,与相邻的日本和韩国相比,中国的书装设计中字体的设计是一块短板。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在这个领域您有无探索?

  顾鹏:亚太地区的字体发展,以中国、日本、韩国为主,都是在汉文化的延长线上。目前,日本书籍设计处于最好的状态,日本常用的汉字大概有2000个左右,我国有汉字8000多个,而中国平面设计界对字体的研究、设计和运用却远远落后于日本。我去过几次日本,在东京有一本杂志叫《TDC》,专门做字体研究。我非常关注字体设计,每年都买《TDC》,在书籍设计作品中也经常注意使用字体来表达意象,但是还很不够。日本书装设计大师杉甫康平曾评价中国书籍设计界对字体的使用是一个遗憾,在日本,顶级设计师肯定是用自己设计或自己手写的个性化的、独一无二的字体。我这两年特别关心日本的字体研究,希望自己有所领悟,并应用到设计中。在国内平面设计界,要想领先同行,必须在字体设计上做文章,靠插画很难拉开距离。

  经营:

  做设计的兴奋远大于挣钱

  《中国新闻出版报》:您是专业做书籍设计出身的。目前,国内乃至世界的平面设计工作室都很难仅凭书籍设计维持运转或做大做强,顾鹏图形承接的设计业务中,书籍设计的比重占多少?

  顾鹏:我是2005年成立顾鹏图形设计有限公司的。在这之前,1998年我从西安美院毕业就加盟了清华美院设计系副教授王红卫老师的工作室。之后,于2003年与朋友联合创立北京顾与孟设计顾问事务所。最初几年几乎是专做书籍设计,承接的业务中80%~90%是书籍设计,2006年后书籍设计业务逐渐萎缩,目前只占到业务量的30%。

  《中国新闻出版报》:书籍设计业务萎缩的原因是什么?

  顾鹏:就顾鹏图形而言,书籍设计业务萎缩的原因一是自身设计领域的拓宽,其次是生存的压力。按照行业收费标准,套书的设计收费是800元~900元/本,单本是2500元/本,这样除去人员工资、房租等开支,剩下微薄的利润很难支持公司的发展。我爱书,一直有书籍设计的情结,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宁愿减少书籍设计的业务,开拓商业设计,以商业设计的利润把书籍设计做精,保证品质。

  《中国新闻出版报》:工作室的运作模式怎样?经营状况如何?

  顾鹏:我是设计师,做设计的兴奋感远远大于挣钱。因此,我设计每一本书都非常用心,但是合作以后常常受到打击。出版社有时半年不给回款,设计费也经常不了了之,除非是大型的套书,一般的图书在设计前都不打预付款。吴勇、蒋宏等名牌书籍设计师也都反映过这个问题。出版社以上对下的合作姿态没有根本改变,这是装帧设计工作室在经营中遇到的最大困惑。

  感悟:

  书籍、商业设计互相补益

  《中国新闻出版报》:在书籍和商业领域的跨界设计中,您有什么感受?

  顾鹏:书籍设计因为其独到的“卷气”,在平面设计领域专业到必须独立对待,然而随着中国商业的渐渐成熟,这种气质在迅速地与一些商业产品相互融通。一直以来,我希望能把书籍的那股独特的气质带到我们商业的生活中来。

  《中国新闻出版报》:把书籍设计的“卷气”运用到商业设计中,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在这方面,您目前实践的效果怎样?

  顾鹏:我骨子里喜欢现代的东西。书籍设计方面文化类、文学类图书做得多。我愿意把自己在书籍设计领域积累的文人气质、设计理念和设计元素渗透到商业设计中去。比如在“窗”系列的设计中,我引入中国传统哲学理念和书籍设计元素,在内容和形式上都展现出浓郁的书卷之气,企业老总非常喜欢。而商业设计对图书设计也很有启发,商业设计所注重的时代感就非常值得书籍设计汲取。不然,书籍设计会越做越老、路会越走越窄。我做过很多尝试,都说明书籍设计和商业设计在理念和意识上是互相补益的。
 
上传时间:2009-06-14 17:32:38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