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全国儿童文学理论研讨会扫描
作者:-
共构儿童文学发展和谐生态
——2009全国儿童文学理论研讨会扫描
□本报记者 孙海悦


  桂林会议将进入中国儿童文学的记忆。本报记者 孙海悦 摄

  为梳理和探讨近年来儿童文学创作中的一些基本理论话题,共商加强儿童文学理论评论建设、推动儿童文学创作繁荣大计,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主办、接力出版社和桂林市委宣传部承办的2009全国儿童文学理论研讨会日前在桂林召开。老中青几代理论评论家、作家、出版人代表等40余人紧密联系儿童文学现状,从学术角度深入探讨了当前儿童文学理论的重点问题。

  关键词一  多元发展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回顾并总结了新中国成立60年来儿童文学创作的发展历程、成绩和经验。他说,我国的儿童文学创作取得了丰硕的、令人瞩目的成果,并形成了多元发展、共存共荣的新格局。之所以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除了党和政府的大力提倡和扶持、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社会经济迅猛发展这样一些根本条件外,就文学思潮、创作观念、队伍素质来看,归根到底,主要还由于正确处理了4个方面的关系:儿童文学与少年儿童读者的关系;儿童文学与教育的关系;继承、借鉴与创新的关系;儿童文学作家与少年儿童生活的关系。

  2008年,儿童文学作品数量之丰、作家队伍之壮大,以及儿童文学各门类的均衡发展,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作协创研部李东华表示,2008年的儿童文学在理性沉思和反复实践之后,走上了经典与原创并重、通俗化写作与纯艺术写作兼顾,多元共存、兼容并包的发展之路,呈现出纷繁多姿的艺术风貌——坚守使命意识和人文关怀:关注苦难中的儿童和弱势群体;守望一代新人的精神成长:坚持难度写作,向少儿心灵深处掘进;重视少儿读者多样化的阅读期待,即通俗化写作的勃兴等。

  据李东华介绍,葛翠琳、金波、曹文轩、秦文君、高洪波、张之路、沈石溪、杨红樱、汤素兰、黑鹤、孙卫卫、童喜喜、张牧笛等老中青少几代作家在2008年都有新作面世。老作家们依旧具有旺盛的艺术生命力和创造力,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中青年作家已经成为儿童文学创作的主力军,而一批新人则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儿童文学的各门类如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童话、散文、诗歌、幼儿文学、科学文艺、寓言、理论批评等均全面发展。

  在李东华看来,这样繁花似锦的局面和改革开放30年和新中国成立60年不无关系——一些献礼和纪念性质的大部头丛书纷纷出版。如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儿童文学》、新世纪出版社的《改革开放30年中国儿童文学金品30部》等,是中国儿童文学长期的沉潜积累、儿童文学作家们的勤奋和出版界的强大推动等多方面合力的结晶。

  进一步究其原因,李东华认为,长期以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后,儿童文学作家们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在中小学生中推广阅读,一方面积极推动儿童文学进教材、入课堂,这两项措施对扩大儿童文学的市场是卓有成效的。而市场的扩大反过来又会促进儿童文学创作,使得出版和创作形成良性循环。

  关键词二:出版市场

  媒介与儿童文学的发展一直受到理论批评界的热切关注。针对当前儿童文学受到电视、电影、网络、手机等媒介冲击,进而影响其创作、传播等各个层面,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方卫平认为,应从广义的新媒介概念探讨新媒介与当代儿童文学发展的关系。“数字新媒介使作为接受者的儿童更直接、更迅速、更有效地介入儿童文学的创作过程,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儿童阅读兴趣的发展和阅读能动性的提高。”不少人对新媒介的扩张进行了分析,以寻找对儿童文学“有利可图”的机会。有的论文引用了美国动画大师吉恩·迪奇的话:“我们无力阻止视听大潮,但我们可以寄希望于这一潮流,从而使电信时代的媒介将孩子们领回书本中去,而不是远离书本。”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孙建江认为,当下的儿童文学创作离不开出版;儿童文学出版无法回避市场:市场制约着儿童文学出版,也影响着儿童文学创作。出版者和创作者都必须共同面对来自市场的考验。市场本身并不可怕,它可以催生一批又一批低档次的作品,同样可以孕育高品质的儿童文学作品。脱离中国当下的社会背景谈儿童文学创作是不切实际的。

  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和总编辑白冰均表示:“儿童文学创作、理论批评与出版是一个生态系统工程,互相促进、协调发展。构建儿童文学发展的和谐生态,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少儿图书出版界更是责无旁贷。加强儿童文学理论研讨,对繁荣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少儿图书的出版,推进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据李东华观察,2008年是短篇儿童文学作品大有收获的一年。市场上至少有5家少儿社同时推出儿童文学短篇作品年度选。虽然各大出版社紧盯的基本是一群相对成熟的作家,但应该把目光转向短篇写作领域,发掘更多的人才资源。尽管侦探、冒险、校园、幻想等类型化的作品很受读者欢迎,但她认为,依旧不能说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类型化作家。她表示,名家的介入会不断提升我国“类型化”儿童文学写作的艺术品格,不断开拓新的写作空间。

  李东华表示,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2008年的儿童文学出版依旧讲求规模和速度,继续以“集团军”的面目示人。无论是经典还是原创,大都以丛书的形式出现:或者是一批作家集体亮相,或者是一个作家的一系列作品同时出版;而且这种“丛书”的规模有越做越大之势。

  关键词三:理论建设

  本次研讨会的理论探讨还聚焦于当前儿童文学在艺术创作上的门槛问题。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对此设问:当前儿童文学的写作门槛似乎在放低。难道有写作基础的、脑子好使的人就能成为儿童文学作家?“恰恰相反,儿童文学可以是浅的,但又必须是深的;可以是轻的,但必须有它的自重。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如此,在艺术上有傲气、有自信、愿冒险、敢突破,才会有分量。儿童文学作品不能浅得缺乏文学的自重。人文高度很重要,儿童文学要提供文学的精神,这是指让读者在好的艺术表达中得到快乐和升华,也就是要通过意味隽永的故事让读者得到共鸣,有内心深处的触动。”

  中国作协儿委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提出理论研究的“目光”问题:“儿童文学的理论研究应该有历史的目光、科学的目光、创新的目光、和谐的目光”,他以此表达了对未来儿童文学理论研究的希望。

  围绕儿童文学的审美批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任、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王泉根对儿童文学审美创造中的艺术真实、艺术形象、艺术视角等问题一一进行了探讨。他认为,成人审美意识与儿童审美意识是构成儿童文学审美意识系统的基本要素。这两种审美意识的对话沟通、互补调适与交融提升,是儿童文学审美创造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也是理解与实现儿童文学审美创造的“阿基米德点”。

  儿童文学理论研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文体批评。研讨会上,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海豚传媒有限公司企划总监徐鲁、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副研究员彭懿等均提出见解。彭懿深入分析了《格林童话》的叙事特征。他认为,寻找与探讨格林童话叙事特征的目的是,为构建一个可供民间童话改编者参考与借鉴的模型,对今后的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有所启迪,这也是研究《格林童话》的现实意义。”徐鲁发出对童话诗这一美丽文体的呼吁:“在儿童文学的诸多文体当中,童话诗是一种美丽的文体形式。它兼有童话和儿童诗的双重美感,既有童话的幻想之美、智慧之美和故事性,又有儿童诗的抒情之美、空灵之美和可诵读性。”

  中国作协副主席、儿委会主任高洪波希望借助这次研讨会,在整个社会形成联动效应,使儿童文学创作、理论批评、出版形成合力。他希望业界敏锐地运用新的研究方法、拓宽新的研究领域、创建新的理论体系,保持客观、公正,与创作良性互动的批评风气。很多与会代表感慨地表示:“桂林会议将成为中国儿童文学史上的话题,进入中国儿童文学的记忆。”

 
上传时间:2009-06-01 14:12:46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bmit" value="发送评论">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