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从书中不断找寻知心朋友
作者:-
刘震云
从书中不断找寻知心朋友
□ 刘蓓蓓


  从《一地鸡毛》、《一腔废话》到《手机》、《我叫刘跃进》,刘震云可以算得上是一位高产作家。作品的频繁露面及与影视的互动合作,让刘震云的名气不减,甚至超过当年的“故乡”系列。

  日前,刘震云多年酝酿并用3年时间来创作的小说,也被称为他迄今为止最大气、最成熟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又高调上市,备受媒体关注。而对于这能顶一万句的一句,刘震云给出的答案是:知心的朋友是危险的,知心的话儿是凶险的。知心的朋友只有在书中才能找到,而写小说就是不断认识朋友的过程。在刘震云一系列的作品中,不变的是寻找,变的则是每次寻找到的朋友,找到的朋友越来越知心,说的话也越来越深入。

  写小说是认识朋友的过程

  这么多年的写作,让刘震云感觉到“写小说就是认识朋友的过程”。“写《一地鸡毛》的时候认识了小林,他告诉我,家里的一斤豆腐馊了其实是一件大事。写《手机》时,严守一问我谎话好不好?我说不好。严守一说:你错了,是谎话而不是真理支撑着我们人生的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写《我叫刘跃进》时,刘跃进问我,世上是狼吃羊还是羊吃狼?我说废话当然是狼吃羊。刘跃进说,错了!我在北京长安街上看到羊吃狼。羊是食草动物,但羊多,每只羊吐口唾沫,狼就死了。到《一句顶一万句》时,杨百顺和牛爱国告诉我,朋友的意思是危险,知心的话儿是凶险。”对刘震云来说,这样不断地从书中找寻知心朋友,是写作对他最大的吸引力和魅力之所在。而且,书中的知心朋友随叫随到,他们都在那儿随时等着你的召唤。

  正是因为坚持着与文学的这种找朋友的关系,所以刘震云一直走着系列化写作的风格,比如“故乡”系列,比如“一”字头系列《一地鸡毛》、《一腔废话》、《一句顶一万句》,“我叫某某某”系列。刘震云说,因为这样“才能全面、整体、多方位地找寻书中的朋友,调整文学生活和自己的关系”。在写作中,刘震云一直在寻找朋友,随着写作的积累,找到的朋友也越来越知心,说的话也越来越深入。

  上路的写作注重气氛

  在写作《一句顶一万句》前,刘震云自驾车到故乡延津和河南、山东、山西等地的许多地方体验生活。刘震云的习惯是,只要是写作时需要涉及的地方,肯定要去一次,并住上一段时间。

  有一种观点认为,生活不用体验,生活扑面而来,水深火热,想喘口气都困难。中国人活得这么累,还要再体验生活?但刘震云对此观点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不上路的写作和上路的写作是完全不一样的,而这个不同最主要的就是气氛。

  他举例道,比如,河北的春天要比延津晚两个节气,那边花开了,这边还有雪花。在河南,羊肉做成羊肉面,到了陕西就成了一碗羊肉泡馍。陕西人和河南人的穿着打扮都不一样,脸上的样子、皱纹甚至连皱纹里的灰尘都不一样。在不同的气氛下,感受、身心呼出的气息都与书中的人物息息相应,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才没有障碍。

  自小就和书中人物聊天

  一位成名的作家总是有诸多可以挖掘的想法。刘震云年幼及年轻时代的阅读,以及他的那些见解就会让人觉得颇有意思。

  童年时,课本上的《半夜鸡叫》是可以读的。高玉宝写这篇文章时,文化程度并不高,但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与高玉宝写作出发点不同,少时的刘震云竟然把《半夜鸡叫》读成了一个在现在看来被称作“后现代”的故事。高玉宝写作时说,周扒皮为了让长工多干活而学鸡叫,周扒皮很坏。但刘震云童年时却对周扒皮特别同情,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每天早上还要趴在鸡窝里与鸡达成协议。他现在却调侃式地说:“这老头不易,周扒皮的行为艺术做得颇有心得。”

  到了少年时代,鲁迅和 的书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刘震云也不例外。上大学时,刘震云在大学图书馆里找到了不少可以聊天的对象,“莎士比亚、歌德、尼采……都在那里耐心地等待我。你可以和他们聊天,未必非要和老师聊天。”

  那些越读越厚的书

  身为作家,总会被问起影响他写作的有哪些作品。在刘震云的阅读中,哪些作品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哪些书又越读越厚呢?刘震云把这一问题的答案锁定在了经典文学的范畴。

  《琵琶行》、《聊斋》、《西游记》则是让刘震云越读越厚的经典。在《琵琶行》中,一个破落的、流浪的、不得志的人,在江上碰到了一个原是红遍长安的歌妓。两人的身份地位不同,但心情可以沟通,琵琶就是沟通的工具。此身世非彼身世,但两人的身世又说到了一起。江州司马青衫湿,可能有些夸张,但在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候读和50岁时读的感觉和理解又不一样。20岁读《聊斋》和40岁读的感觉也不一样。人总是和狐狸、花、草谈恋爱,年轻时读着好玩,年纪大再读就觉得凶险,蒲松龄对人间要失望到什么程度才能认为人间的怜爱不存在?

  而对于《西游记》,刘震云说:“一开始就没读懂,感觉‘81难’是重复的。但40岁再读时,感觉了不得,妖魔鬼怪不是地上的,是天上来的,佛那里派来的。为什么要取经?经过‘81难’到西天时,两个看经的把门人给唐僧做出的手势是取真经、交小钱。厉害。这个厉害已经超过了文学的范畴,已经涉及社会、文化、政治的形态。这样的书也是越读越厚的。”

  对于中国古代文学经典,刘震云很尊崇:“中国产生过像星河一样灿烂的人,这是这个民族能够前行的原因。看到一部好书,会对这个民族产生敬意。柳永、李清照、苏轼、曹雪芹、鲁迅……像一条河一样,他们则是渡河的石子和石凳。”

 
上传时间:2009-04-13 15:19:43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Submit" value="发送评论">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