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文彬:红学家武侠迷
作者:-
胡文彬──红学家 武侠迷
他的藏书视界:《红楼》为主,文史为辅
采写/姜妍  摄影/郭延冰 

  提到胡文彬,就一定要提到《红楼梦》“此书上下两册,多年来时时翻阅批注,改批订谬处亦多多,故甚为珍之宝之,概不外借。”在胡文彬的书桌上摆着的两本《红楼梦》书皮上都贴了相同内容的字条。

  【书房主人】

  胡文彬,著名红学家,祖籍山东黄县,1933年10月生于辽宁,平生酷爱《红楼梦》,近年著有《胡文彬谈红楼》、《读遍红楼》等。

  【书房设计】

  几个大型木制书架是胡文彬20几年前专门去宝钞胡同订做的,梭口装置使得他的书架比普通书架更能承压。书架里还摆着胡文彬和倪匡、辜振甫等人的合影。

  【书房常客】

  坦率讲,胡文彬书房无常客,他的书房轻易不让别人进,就怕有人张口借书,磨不开面子不好拒绝,但是借出去的书却常常收不回来,让他很是苦恼。好书丢了以后尤其心疼,弄得他好几次去台湾等地补书。

  童年:从革命书籍到章回小说

  从小在辽宁一个小山村长大的胡文彬到了11岁才上小学,家境并不富裕的他,上学前几乎没有机会接触任何书籍。上到小学三年级之后,搬到了奶奶家住的他,因为村子大了,才有机会接触一些像《白毛女》这样的小人书。

  真正意义上读的一本书是《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同一时期的还有方志敏的《清贫》,这两本书的内容,到今天胡文彬还记得很清楚。家里兄弟姐妹5个人,一直以来身为长子的胡文彬每天都要上山打柴补贴家用,这两本书里有种革命精神的传导让他很受鼓舞,觉得对自己的生活也有教育意义。

  14、5岁时,他开始有机会从村子里的读书人那里借来《隋唐演义》来读,老师在上面讲课,他就在下面苦读课外书,有一次被校长发现了,还被丢了粉笔头砸脑袋。尽管如此,胡文彬却没有收敛,看完了《隋唐演义》又读起了《薛仁贵征东》,直到校长把他的课外书没收了才作罢。

  大学:买了两次的《夜深沉》

  高中毕业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时任教育部长陆定一提出了《高教60条》,号召学生读书,那时的胡文彬保送上了大学,响应号召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因为书读的多,被同学们称为“小杂家”。“我记得那会儿我每天夹着一个垫子,一下课就冲锋似的冲到图书馆,晚上不到十一、二点不回来。”

  那是胡文彬读古典名著最多的时期,除了《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作品外,他还读了一批农村小说,几乎所有农村小说他都读过,至今还很喜欢,可能是因为和自己生长的环境贴切,读起来而倍感亲切。“我现在看范伟演的药匣子,觉得特别有感觉,农村里真的有那样的人。”这段时期,世界文学也是胡文彬涉猎的范围,巴尔扎克的作品、《呼啸山庄》、《包法利夫人》、还有杰克·伦敦的小说都是他的挚爱。

  这个时期,他开始有些闲钱可以自己买书看了,第一本书是通俗读物出版社的一本戏曲小本子,接着又买了张恨水的名著《夜深沉》。这是一部胡文彬非常喜爱的小说,在这部和《金粉世家》、《啼笑因缘》写作手法有点儿相像的作品里,他看到了民国初年社会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北京的小剧场里艺人们的生活,还有聚集在小馆子中的底层百姓,他们的命运都深深吸引着那时的胡文彬。当时的这本书被同学借走以后没有归还,胡文彬后来很心疼,自己又买了本新的补充进来。

  藏书:中国书店的老主顾

  《红楼梦》的翻译本,胡文彬是收的最全的人。英语、法语、韩语、阿拉伯语等等,还有世界语和盲文的版本。

  胡文彬喜读书、喜逛书店,当年到了北京的第一天就跑到中国书店去买书。那时的工资每个月46元,常常全部用来藏书了,往往钱还不够,都是爱人替他垫上买书的钱。中国书店的人都认识了他,灯市口店的店员现在还经常主动打电话告诉他又来了什么新书,采访的前一天,他要的《中国瓷器史》、《丝绸之路大辞典》才刚刚送来摆在茶几上。位于琉璃厂的中国书店对这位老主顾也是十分照顾,破例可以让他每次进后院挑书,还能给他打对折。

  藏书多年,胡文彬书房的书已经有了3万本上下,涉猎范围之广、珍品之多恐怕会令很多爱书之士羡慕不已。

  首先一大部分是工具书和红学书籍,为了做研究,工具书自然少不了,粗粗算下来,胡文彬家里已有不下100种的工具书,历代笔记是他很重要的资料源,其中多以明清笔记为主。光是24史他就收了两套,一套收藏一套使用,“个人研究不能完全依靠图书馆,自己家里也得有储备,这一部分我投入了相当高的资金。”

  除了笔记,史类工具书胡文彬收藏的也很齐全,从文学史到批评史,还有报纸、体育、散文等等不同领域的发展史他都有收藏。“这些发展史不研究,根本没法进行研究,今天有些人根本不了解门类发展史,很多学问在这里面早就有了解答,有些人连《红楼梦》的最基本训练都没有,冒出个什么都以为是新发现,其实很多问题100年前就已经解决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对整个学术界不了解。”

  红楼:收藏可开博物馆

  提到胡文彬,就一定要提到《红楼梦》“此书上下两册,多年来时时翻阅批注,改批订谬处亦多多,故甚为珍之宝之,概不外借。”在胡文彬的书桌上摆着的两本《红楼梦》书皮上都贴了相同内容的字条。尽管已经被翻了不知道多少遍,上面画满密密麻麻的批注,但却不妨碍主人对它的爱惜。

  胡文彬自豪地说,《红楼梦》的翻译本,他是收的最全的人。英语、法语、韩语、阿拉伯语等等,还有世界语和盲文的版本。“盲文版我是写信给出版社收集到的。”那些国图没有的版本他都是托驻外使馆的朋友帮忙邮购。“我的收藏都可以开一个红学博物馆了。”胡文彬看着书房内各式红学书籍,自豪地说道。

  很多人可能只知道胡文彬是红学专家,却不知他还是个武侠迷,还曾经主编了《中国武侠小说辞典》。金庸的小说他尤其喜爱,特别是其早期作品,《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等等,金庸也曾经邀请胡文彬去自己家里吃过饭。

  胡文彬的部分作品:


 
 
 
 

 
上传时间:2009-04-10 15:52:07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