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癖患者症状和起因
作者:-
藏书癖患者症状和起因
——精神病科医生乔治•朗泰里•罗拉访谈录
让•布兰

   圣莫里斯的埃斯基洛尔医院就是著名的夏朗顿医院,法国性虐

狂作家萨德就是于1814年在这里去世的。乔治·朗泰里·罗拉教授在

此工作了30多年,他本人热爱书籍,
但不是珍本收藏家。他在接受法

国《读书》杂志的记者让·布兰采访的时候,谈了书籍收藏家有时会

产生精神病的原因。

  藏书癖是一种精神病吗?

  不是,不过可以把它与精神病的一些范畴联系起来,例如我们所

说的收藏癖,这些人由于这种着魔般的神经症状而痛苦。我认为应该

从这个角度来探讨藏书癖的各种病态的形式。

  热爱书籍和拥有一个书房,这本身毫无病态可言。什么时候才变

成病态的呢?

  当书成了一种不再被人阅读的物品的时候。如果有几万或者几十

万册书的话,是不可能都读的。倒能够从中看到另一种着魔般的倾向,

就是把它们排列得十分整齐,或者相反地堆得到处都是。

  您怎样解释这种对收藏的爱好?

  这首先是对藏品的完全性的爱好,必须拥有一切。出版社无疑正

因为如此才出版丛书的:即使一本书并不直接使您感兴趣,但是它属

于这套丛书,那么当它出单行本或者不属于这套丛书时不会买它的顾

客,也会为了确信拥有这套丛书而购买它了。

  那么这些寻求同一题材的所有书籍,或者同一本书的所有版本的

收藏家呢?

  这也是出于对完全性的需要。平息焦虑的办法就是拥有一切,确

信没有任何遗漏。这是一种反常的 ,因为人们都很清楚是不会拥

有一切的。焦虑来自于想到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得到,还缺一册书。在

某个时刻几乎能拥有一切的想法平息了焦虑,然而由于永远都只是

“几乎能拥有一切”,这种平息就只能是极其短暂的。像一切着魔般

的宗教仪式一样,完全性是人们追求的一种空想,但是在完全性与永

恒之间有一种联系。随着死亡而流逝的时光永远是不完全的,而永恒

则可能是完全的。某些看起来是夸张的,微不足道的和可笑的行为,

都与对不完全性和死亡的焦虑有关。

  乔治·杜梅齐尔,他的房间都被书堆满了,应该怎样解释呢?

  他这种情况里可能有一点靠山的味道。“我不提出任何我不能用

50册书来证明的看法。做到这一点的担保是:我拥有关于这个题目的

一切书籍。”在藏书与博学之间有一种明显的关系。而为了完成博学

者的工作,性格中必须有某些着魔般的特征,否则这种工作将是无法

忍受的。

  学者们在社会上已经适应了这些特征,藏书癖说到底只是这些特

征的病态形式。

  也许如此。某些着魔般的特征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是平衡地分布

的,不过在正常地运用这些性格特征与着魔般的神经症状之间有一条

界限。

  您的或者我们的书房也涉及对死亡的焦虑吗?它们也有这种功能?

  这种功能处于萌芽状态,通过版本是齐全的这种想法体现出来。

我知道我不会去读圣西门的全集,但是我很高兴拥有它。完全性,差

不多是这个意思:如果一个与圣西门有关的具体问题使我感兴趣,我

就可以到全集里去找。病态的特征在这里处于萌芽状态,所以如果要

划一条界限的话,病态就是为此消耗了生命的全部精力。这种时候全

家都由于一个不可救药的人而破产。

  珍本收藏和藏书癖似乎主要是男人的事情?

  不仅仅书是如此,仅仅从流行病学的观点来看,着魔般的症状在

男人身上也远比女人要多。约占三分之二。

  吃书是怎么回事?

  这不再是神经症状的病态,而是一种明显的,严重的精神病症状。

从前有人谈到一种味觉的反常,称之为“异食癖”,就是吃不能吃的

东西。但是在这里应该看到书对于这个人来说代表着什么。吃书的人

显然不是想把书毁掉,而是为了吸收它,他甚至与书有着一种极为强

烈的感情联系。说到底,吃书是拥有书籍的最有效的手段。

  那么收藏“色情书”的人呢?

  这是另一回事。可以把他看成一个有藏书癖的人,但是属于一个

完全不同的范畴。不如说他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反常者,他的性生活

实际上非常平庸或者不存在,却有着一种显著的想象生活,不过这种

生活需要一种支持。必须读作品才能从中获得乐趣,仅仅想象乐趣是

不够的。他无疑觉得是文学救了他。这有点像人们不无恶意地在 秽

与色情之间所作的区别。从这些东西存在于书里,尤其是一些古代的,

因而是值得尊重的书里开始,因为古代的一切都变得值得尊重了……

  您诊断过藏书癖的病例吗?

  有着魔般的神经症状的人都很晚才求医。这是一种可能使人完全

丧失工作能力的病态,可是人们在即使是向专家们谈论这一点时都感

到有点羞耻。这种病态当然比人们发现的要多。有些人有非常严重的

焦虑,宗教仪式对他们来说都不足以解决问题了。要么他们周围的人

不再容忍下去,要么他们本身就再也做不成其他任何事情了。

  这类毛病能治愈吗?

  不能,不过可以改善,使他们少藏些书,不把钱都花在这上面,

对别的事情发生兴趣,这样就能使他们在社会上生活下去了。严重的

藏书癖患者有点像赌徒。当他们把全部生命都投入其中的时候……

  有没有藏书者决定拍卖他们的藏书,然后又买回来的情况?

  我认为这是一种极端的神经症状。在一个特定的时候,患者完全

意识到他所做的事情具有可能是病态的特征,于是决定改正,但随后

又觉得太不幸了,而向后转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书再买回来。

  到这个阶段是没有希望了。

  是的。到达这个阶段的时间越晚就越是严重。当人们看到这种现

象的时候,就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患者就是他们的藏书。他们与藏

书融为一体了。

 

 
上传时间:2009-04-10 15:02:02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