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装帧专家朱赢椿:美丽的书会讲故事
作者:-

书籍装帧专家朱赢椿:美丽的书会讲故事

 

朱赢椿

朱赢椿

    人物名片 

    朱赢椿,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装帧设计部主任,中国版协书籍装帧艺术委员会会员。从事书籍装帧设计及图书策划工作多年,多部作品入选中国书籍设计展览并获奖。2005年度《江南话语》,2006年度《不裁》、《没有脸的诗集》,2007年度《蚁呓》、《 》、《小猫茉莉》,2008年度《不哭》和《私想着》均获评为“中国最美的书”,其中《不裁》在德国莱比锡被评为“世界最美的书”。2008年《蚁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评为2008年“世界最美图书”特别奖。

    书衣坊 设计之梦开始的地方

    因为喜欢画画,我大学读了南京师范大学的国画专业。上大学以后,家里就不再给钱了,我得自己想办法赚生活费。一个朋友的哥哥帮我找了份兼职,是在江苏音像出版社设计磁带盒。主要设计的是磁带的封面还有磁带两边的A、B贴,苏有朋、周慧敏、郭富城的磁带我都设计过,前后最起码设计了30盒磁带和CD。尽管我并不喜欢这份工作,自己设计过的磁带我也从来没有听过,但是设计磁带盒要比做家教挣钱多。我还做了另一份兼职是给学校画橱窗里的黑板报,一次画满25块板子,可以赚到200块钱。

    转眼到了大学毕业,1995年我进入出版社,设计的都是教材教辅。后来我还碰见过很多学生,一提到某本教材或者某个练习册是我设计的,他们还都知道,并且用过。我在出版社设计教材将近10年,直到2004年的一天,我去我们出版社的样书库里拿东西,一推开门我自己呆掉了,里面全是我设计的教辅教材,堆得满满的,可是仔细一看,真正能留下的没几本,我不禁问自己:我这十年,到底干吗了?于是我就去找领导谈,我说我想出来自己做工作室,于是这一年,我出来做了书衣坊。

    在出版社设计教材的时候,我就很羡慕文艺社、美术社的编辑,心想,人家设计的书多好看啊,我也想有机会能给一些文学作品做设计。

    说到设计书,我特别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吕敬人老师,其实我和吕老师是2006年一起在北京参加今日美术馆的杉浦康平展览时才熟起来的,但是在此之前我已经对他有了很深的印象。1998年时,我去云南参加了南方12省市的设计研讨会,那次会上刚好展出了我设计的一本教材———《中国古代史教程》,这本书获得了第五届全国书籍装帧铜奖。在研讨会上,我看到吕老师掏出相机在拍我这本书的封面,之后觉得很惊讶,吕老师当时已经那么有名气,却肯拿相机拍我这么一个无名后辈的作品。我就迎过去跟他说话,问他对这本书设计的看法。他首先给予了肯定,也指出了不足,认为我的设计不应该只局限在封面,也应该包含书籍的整体性设计。在这一点上,我后来也是深受他的启发,他一直强调书的设计应该是一个整体。此后我在一些其他场合也有和他碰面,深深感受到他的谦和为人,还有他的专业精神,对书稿的透彻理解。

    因为书衣坊不做商业书,所以起步时很困难,我们最窘迫的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来,除了做设计,还牵扯到公司运营,对我来说又多了一层累。而且我出来以后才发现,设计文学书的书封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的方案会不断被否定,你需要不断和出版社沟通。有时候沟通了好多次还是定不下封面的时候,真的是很焦虑,甚至会跟出版社说,你只要能用我的某个方案,我不要设计费也可以。

    《狼和猎人的故事》 自己画第一本书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下放到农村,所以我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周围看不到搞艺术的人,连书都很少能看到。我的第一本书是我自己做的。

    那会儿我还没上小学呢,那是一本图画书。我父亲是一个会计,他剩下很多旧的空白发票,于是我就想到用发票的背面来画画和写字。那时候家里也没有颜料,只有蓝墨水和黑墨汁,没有其他的颜色,怎么办呢?我就自己想了个办法,到春天的时候,把油菜花的花头掐下来,放在碗里面捣碎,这样就有了 ;绿色用的是麦苗,用刀把麦苗割下来,一样放到碗里捣碎;红色则用的是苋菜的叶子。

    书的内容我还记得,是我自己编的一个故事,我那会儿自己一边编一边画,书名叫《狼和猎人的故事》,像连环画一样。说的是,猎人很笨,有一天狼穿着人的衣服把猎人家的门就给敲开了,然后抢了猎人的 ,把猎人押到森林里面去了。我一页一页在发票背面画好以后,再用线把这些发票缝起来,就像一本书一样可以翻看了。这本书现在应该还留在家里。

    后来我不满足于看自己画的书了,想要一本真正的书。住我们家隔壁的邻居家姐姐经常要到城里去,我有一回就问她,能不能从城里给我带一本书回来。她问我要什么书,我说我也不知道,只要有图有字就很好了。然后,我就把平时攒下来的几毛钱全都给了她,等着她给我带书回来。那天她从城里回来的时候,果然给我带了一本书,我高兴极了,还照着那本书上面的图画临摹了好久,那就是我的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书,名字我也还记得,叫《怎样栽桑养蚕》。

    《不裁》 让读者自己动手裁的书

    书衣坊和我的转折点应该是《不裁》这本书,我和这本书的作者古十九是朋友,看了她博客上的一些文字后,我很喜欢,跟她说其实可以出一本书,她自己出点儿钱来印。古十九也没想过要出书,我一说她觉得也不错,就同意了。我们起初只印了1000本《不裁》,是找的一个朋友的印刷厂,那个厂子很小,快倒闭了。设计这书的时候我就想应该怎么做?我当时想到了做成毛边本,平时做书很少有人大批量的做成毛边本,只会做少数供喜欢的人收藏。我当时想,可能很多读者也想收藏,却没有机会。后来书印刷的时候,该切书了,厂长就跑来告诉我,他们厂子因为设备比较简陋,那个切书的刀不太好,切出来有点不齐。我又灵机一动,干脆因陋就简,索性把那个刀处理一下,让它切出来更不齐,故意造了点儿瑕疵出来。然后我又设计了一把纸质的小裁刀,读者可以一边看一边裁开书。

    那年我也没设计什么书,就拿了《不裁》去参加莱比锡最美的书评选,我没抱任何希望。我心目中莱比锡的获奖书都是精装的高档厚本书,结果《不裁》居然获得了“世界最美的书”的奖项。在颁奖词里,评委认为这本书比较质朴,而边看边裁的设计理念和读者有一个互动的关系。这本无心插柳的书反而得了奖,让我觉得,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和风格去设计图书,而不是揣摩迎合评委的想法。

    朱赢椿把《不裁》设计成毛边本,并且做了一把纸质小刀附在书里,读者需要自己动手把书裁开。

    《蚁呓》 你看,这书上有蚂蚁!

    《不裁》获奖以后,书衣坊的工作量逐渐多了起来,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觉得非常累。有一天我工作累了就到校园里散步,走累了就坐到石凳子上休息,我低头一看,发现脚下有很多蚂蚁,它们有的在搬家,有的在打架,有的搞了点儿食物正往洞里拖……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就跟它们一样吗……那一瞬间,我有了做一本关于蚂蚁的书的想法。我想通过蚂蚁的嘴说出我的一些想法。

    2006年里我拍了几千张和蚂蚁有关的照片,我当时想过,要是这书没人愿意出版的话,我就是自己掏钱也要把书做出来,我就是想通过白纸黑蚁把心里的一些感觉说出来。

    做这本书封面的时候比较麻烦,我并没有像通常的书封那样设计,而是选了5只蚂蚁在上面,却没有放字。做完这个封面我就想看一下读者会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就拿了本只有封面的假书放在书店里,然后站在旁边扮演读者观察大家。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有个妇女领着孩子来买书,看到那本假书时,她跟孩子讲:“你看,这书还有蚂蚁在上面!”说完她还用嘴吹,我就在旁边笑,我觉得太好玩了,当即就决定一定要拿这个做封面。

    《蚁呓》刚上市的时候没少挨骂,有人说:“做书要有良心的,80%的空白,整个就2000字还叫书吗?况且现在纸这么贵。”后来我就想,如果我的书让大家都喜欢,那也不正常,可能恰恰说明我的设计是没有个性的。要是每本书都迎合别人,可能我也就得不到今天的这些关注了。不管怎样,《蚁呓》依然是目前为止自己设计的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

    《肥肉》 恶作剧的产物即将面世

    我之前在夜市上买了个钥匙链,上面有一块仿真的肥肉,我把钥匙扣拔掉,就剩下那块儿肉了,然后我把它放在工作室的沙发上,经常会有人来了以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坐在上面以后觉得不对劲,赶紧用手拿出来,一看是“肥肉”,第一个反应都是扔掉,然后马上看看裤子上有没有油渍。在一阵惶恐过后,当事人会重新坐下来,开始讲故事,这些娓娓道来的故事都和肥肉有关,大多是忆苦思甜型,听起来很有意思。

    有的时候我去饭店也会带着这块“肥肉”,点了个凉拌素菜之后,就会偷偷把它放到菜里面,然后恶作剧般把服务员喊过来,说:“你们的素菜里怎么有肥肉啊!”人家马上开始想办法解释,于是在饭桌上,又会有人开始讲肥肉的故事,这里面很多故事很有震撼力,所以我就有了要做一本叫《肥肉》的书的想法,约不同的人写关于肥肉的故事。这本书现在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不久之后就会面世。我打算到时候做这本书的首发式时,就在书店外标出来“今日卖肉!”然后可以搞一个买书赠肉的活动。(记者 姜妍)

 
上传时间:2009-04-07 10:44:1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