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论书生的酸气
作者:-
论书生的酸气

    读书人又称书生。这固然是个可以骄傲的名字,如说“一介书生”,“书生本色”,都
含有清高的意味。但是正因为清高,和现实脱了节,所以书生也是嘲讽的对象。人们常说
“书呆子”、“迂夫子”、“腐儒”、“学究”等,都是嘲讽书生的。“呆”是不明利害,
“迂”是绕大弯儿,“腐”是顽固守旧,“学究”是指一孔之见。总之,都是知古不知今,
知书不知人,食而不化的读死书或死读书,所以在现实生活里老是吃亏、误事、闹笑话。总
之,书生的被嘲笑是在他们对于书的过分的执着上;过分的执着书,书就成了话柄了。
    但是还有“寒酸”一个话语,也是形容书生的。“寒”是“寒素”,对“膏粱”而言。
是魏晋南北朝分别门第的用语。“寒门”或“寒人”并不限于书生,武人也在里头;“寒
士”才指书生。这“寒”指生活情形,指家世出身,并不关涉到书;单这个字也不含嘲讽的
意味。加上“酸”字成为连语,就不同了,好像一副可怜相活现在眼前似的。“寒酸”似乎
原作“酸寒”。韩愈《荐士》诗,“酸寒溧阳尉”,指的是孟郊。后来说“郊寒岛瘦”,孟
郊和贾岛都是失意的人,作的也是失意诗。“寒”和“瘦”映衬起来,够可怜相的,但是韩
愈说“酸寒”,似乎“酸”比“寒”重。可怜别人说“酸寒”,可怜自己也说“酸寒”,所
以苏轼有“故人留饮慰酸寒”的诗句。陆游有“书生老瘦转酸寒”的诗句。“老瘦”固然可
怜相,感激“故人留饮”也不免有点儿。范成大说“酸”是“书生气味”,但是他要“洗尽
书生气味酸”,那大概是所谓“大丈夫不受人怜”罢?
    为什么“酸”是“书生气味”呢?怎么样才是“酸”呢?话柄似乎还是在书上。我想这
个“酸”原是指读书的声调说的。晋以来的清谈很注重说话的声调和读书的声调。说话注重
音调和辞气,以朗畅为好。读书注重声调,从《世说新语·文学》篇所记殷仲堪的话可见;
他说,“三日不读《道德经》,便觉舌本闲强”,说到舌头,可见注重发音,注重发音也就
是注重声调。《任诞》篇又记王孝伯说:“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
《离骚》,便可称名士。”这“熟读《离骚》”该也是高声朗诵,更可见当时风气。《豪
爽》篇记“王司州(胡之)在谢公(安)坐,咏《离骚》、《九歌》‘入不言兮出不辞,乘
回风兮载云旗’,语人云,‘当尔时,觉一坐无人。’”正是这种名士气的好例。读古人的
书注重声调,读自己的诗自然更注重声调。《文学》篇记着袁宏的故事:
    袁虎(宏小名虎)少贫,尝为人佣载运租。谢镇西经船行,其夜清风朗月,闻江渚间估
客船上有咏诗声,甚有情致,所诵五言,又其所未尝闻,叹美不能已。即遣委曲讯问,乃是
袁自咏其所作咏史诗。因此相要,大相赏得。
    从此袁宏名誉大盛,可见朗诵关系之大。此外《世说新语》里记着“吟啸”,“啸
咏”,“讽咏”,“讽诵”的还很多,大概也都是在朗诵古人的或自己的作品罢。
    这里最可注意的是所谓“洛下书生咏”或简称“洛生咏”。《晋书·谢安传》说:
      安本能为洛下书生咏。有鼻疾,故其音浊。名流爱其咏而弗能及,或手掩鼻以效之。
    《世说新语·轻诋》篇却记着:
      人问顾长康“何以不作洛生咏?”答曰,“何至作老婢声!”刘孝标注,“洛下书
生咏音重浊,故云‘老婵声’。”所谓“重浊”,似乎就是过分悲凉的意思。当时诵读的声
调似乎以悲凉为主。王孝伯说“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王胡之在谢安坐上咏的也是
《离骚》、《九歌》,都是《楚辞》。当时诵读《楚辞》,大概还知道用楚声楚调,乐府曲
调里也正有楚调。而楚声楚调向来是以悲凉为主的。当时的诵读大概受到和尚的梵诵或梵唱
的影响很大,梵诵或梵唱主要的是长吟,就是所谓“咏”。《楚辞》本多长句,楚声楚调配
合那长吟的梵调,相得益彰,更可以“咏”出悲凉的“情致”来。袁宏的咏史诗现存两首,
第一首开始就是“周昌梗概臣”一句,“梗概”就是“慷慨”,“感慨”;“慷慨悲歌”也
是一种“书生本色”。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所举的五言诗名句,钟嵘《诗品·序》里
所举的五言诗名句和名篇,差不多都是些“慷慨悲歌”。《晋书》里还有一个故事。晋朝曹
摅的《感旧》诗有“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两句。后来殷浩被废为老百姓,送他的心爱
的外甥回朝,朗诵这两句,引起了身世之感,不觉泪下。这是悲凉的朗诵的确例。但是自己
若是并无真实的悲哀,只去学时髦,捏着鼻子学那悲哀的“老婢声”的“洛生咏”,那就过
了分,那也就是赵宋以来所谓“酸”了。
    唐朝韩愈有《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诗,开头是:
      纤云四卷天无河,
      清风吹空月舒波,
      沙平水息声影绝,
      一杯相属君当歌。
    接着说:
      君歌声酸辞且苦,
      不能听终泪如雨。
    接着就是那“酸”而“苦”的歌辞:
      洞庭连天九疑高,
      蛟龙出没猩鼯号。
      十生九死到官所,
      幽居默默如藏逃。
      下床畏蛇食畏药,
      海气湿蛰熏腥臊。
      昨者州前槌大鼓,
      嗣皇继圣登夔皋。
      赦书一日行万里,
      罪从大辟皆除死。
      迁者追回流者还,
      涤瑕荡垢朝清班。
      州家申名使家抑,
      坎坷只得移荆蛮。
      判司卑官不堪说,
      未名捶楚尘埃间。
      同时辈流多上道,
      天路幽险难追攀!
    张功曹是张署,和韩愈同被贬到边远的南方,顺宗即位。只奉命调到近一些的江陵做个
小官儿,还不得回到长安去,因此有了这一番冤苦的话。这是张署的话,也是韩愈的话。但
是诗里却接着说:
      君歌且休听我歌,
      我歌今与君殊科。
    韩愈自己的歌只有三句:
      一年明月今宵多,
      人生由命非由他,
      有酒不饮奈明何!
    他说认命算了,还是喝酒赏月罢。这种达观其实只是苦情的伪装而已。前一段“歌”虽
然辞苦声酸,倒是货真价实,并无过分之处,由那“声酸”知道吟诗的确有一种悲凉的声
调,而所谓“歌”其实只是讽咏。大概汉朝以来不像春秋时代一样,士大夫已经不会唱歌,
他们大多数是书生出身,就用讽咏或吟诵来代替唱歌。他们——尤其是失意的书生——
    的苦情就发泄在这种吟诵或朗诵里。
    战国以来,唱歌似乎就以悲哀为主,这反映着 的时代。《列子·汤问》篇记秦青
“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又引秦青的话,说韩娥在齐国雍门地方“曼声哀哭,
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对,三日不食”,后来又“曼声长歌,一里老幼,善跃捨瑁ツ茏越
薄U饫锼岛鹚淙荒艹У母瑁*也能唱快乐的歌,但是和秦青自己独擅悲歌的故事合
看,就知道还是悲歌为主。再加上齐国杞梁的妻子哭倒了城的故事,就是现在还在流行的孟
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悲歌更为动人,是显然的。书生吟诵,声酸辞苦,正和悲歌一脉相
传。但是声酸必须辞苦,辞苦又必须情苦;若是并无苦情,只有苦辞,甚至连苦辞也没有,
只有那供人酸鼻的声调,那就过了分,不但不能动人,反要遭人嘲弄了。书生往往自命不
凡,得意的自然有,却只是少数,失意的可太多了。所以总是叹老嗟卑,长歌当哭,哭丧着
脸一副可怜相。朱子在《楚辞辨证》里说汉人那些模仿的作品“诗意平缓,意不深切,如无
所疾痛而强为呻吟者”。“无所疾痛而强为呻吟”就是所谓“无病呻吟”。后来的叹老嗟卑
也正是无病呻吟。有病呻吟是紧张的,可以得人同情,甚至叫人酸鼻,无病呻吟,病是装
的,假的,呻吟也是装的,假的,假装可以酸鼻的呻吟,酸而不苦像是丑角扮戏,自然只能
逗人笑了。
    苏东坡有《赠诗僧道通》的诗:
      雄豪而妙苦而腴,
      只有琴聪与蜜殊。
      语带烟霞从古少,
      气含蔬笋到公无。……
    查慎行注引叶梦得《石林诗话》说:
      近世僧学诗者极多,皆无超然自得之趣,往往掇拾摹仿士大夫所残弃,又自作一种
体,格律尤俗,谓之“酸馅气”。子瞻……尝语人云,“颇解‘蔬笋’语否?为无‘酸馅
气’也。”闻者无不失笑。
    东坡说道通的诗没有“蔬笋”气,也就没有“酸馅气”,和尚修苦行,吃素,没有油
水,可能比书生更“寒”更“瘦”;一味反映这种生活的诗,好像酸了的菜馒头的馅儿,干
酸,吃不得,闻也闻不得,东坡好像是说,苦不妨苦,只要“苦而腴”,有点儿油水,就不
至于那么扑鼻酸了。这酸气的“酸”还是从“声酸”来的。而所谓“书生气味酸”该就是指
的这种“酸馅气”。和尚虽苦,出家人原可“超然自得”,却要学吟诗,就染上书生的酸气
了。书生失意的固然多,可是叹老嗟卑的未必真的穷苦就无聊,无聊就作成他们的“无病呻
吟”了。宋初西昆体的领袖杨亿讥笑杜甫是“村夫子”,大概就是嫌他叹老嗟卑的太多。但
是杜甫“窃比稷与契”,嗟叹的其实是天下之大,决不止于自己的鸡虫得失。杨亿是个得意
的人,未免忘其所以,才说出这样不公道的话。可是像陈师道的诗,叹老嗟卑,吟来吟去,
只关一己,的确叫人腻味。这就落了套子,落了套子就不免有些“无病呻吟”,也就是有些
“酸”了。
    道学的兴起表示书生的地位加高,责任加重,他们更其自命不凡了,自嗟自叹也更多
了。就是眼光如豆的真正的“村夫子”或“三家村学究”,也要哼哼唧唧的在人面前卖弄那
背得的几句死书,来嗟叹一切,好搭起自己的读书人的空架子。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
己”,似乎是个更破落的读书人,然而“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
的。”人家说他偷书,他却争辩着,“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
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
来”。孩子们看着他的茴香豆的碟子。
      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下腰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
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
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破落到这个地步,却还只能“满口之乎者也”,和现实的人民隔得老远的,“酸”到这
地步真是可笑又可怜了。“书生本色”虽然有时是可敬的,然而他的酸气总是可笑又可怜
的。最足以表现这种酸气的典型,似乎是戏台上的文小生,尤其是昆曲里的文小生,那哼哼
唧唧、扭扭捏捏、摇摇摆摆的调调儿,真够“酸”的!这种典型自然不免夸张些,可是许差
不离儿罢。
    向来说“寒酸”、“穷酸”,似乎酸气老聚在失意的书生身上。得意之后,见多识广,
加上“一行作吏,此事便废”,那时就会不再执着在书上,至少不至于过分的执着在书上,
那“酸气味”是可以多多少少“洗”掉的。而失意的书生也并非都有酸气。他们可以看得开
些,所谓达观,但是达观也不易,往往只是伪装。他们可以看远大些,“梗概而多气”是雄
风豪气,不是酸气。至于近代的知识分子,让时代逼得不能读死书或死读书,因此也就不再
执着那些古书。文言渐渐改了白话,吟诵用不上了;代替吟诵的是又分又合的朗诵和唱歌。
最重要的是他们看清楚了自己,自己是在人民之中,不能再自命不凡了。他们虽然还有些
闲,可是要“常得无事”却也不易。他们渐渐丢了那空架子,脚踏实地向前走去。早些时还
不免带着感伤的气氛,自爱自怜,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这也算是酸气,虽然念诵的不是古
书而是洋书。可是这几年时代逼得更紧了,大家只得抹干了鼻涕眼泪走上前去。这才真是
“洗尽书生气味酸”了。
    1947年11月15日作。
    (原载1947年11月29日《世纪评论》第2卷第22期)
 
上传时间:2009-03-08 19:50:16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