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世界的经典《圣经》
作者:-
编辑词条

圣经

 
目录
汉译和圣经的相对性
汉文明圣经:儒教十三经与《道德经》
佛教圣经
印度文明的圣经:印度教《吠陀经》
波斯文明的圣经:祆教《阿维斯陀经》
两河文明的圣经:巴比伦《埃努摩经》
犹太教圣经:《塔纳赫经》
基督教圣经:《新约》或《白溊经》
基督教旧约
基督教新约
耶经的形成
耶经的正确阅读法
耶经的真实性
伊斯兰教圣经:《古兰经》
  圣经两个汉字指的是正统儒家十三经,即《周易》、《诗经》、《尚书》、《周礼》、《仪礼》、《礼记》、《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论语》、《尔雅》、《孝经》、《孟子》。《唐书·艺文志》云:“自孔子在时,方修明圣经以绌缪典。”历代研究十三经的学问称为经学。古代中国人把儒教叫做“圣教”。儒教是东亚古代最重要的意识形态之一,是汉字文化圈形成的基础。儒教不是一个类似于西方亚伯拉罕诸教的宗教,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宗教,而是指的教化。但是儒教有自己的圣经。古代圣明的君王及后世道德高尚,儒学造诣高深者,称圣人。按《说文解字》,耳顺之谓圣,圣即指通达事理。圣经就是圣人所写的经典。华夏传统的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孔子为圣人。而颜子、孟子、子思和曾子则被视为境界接近圣人者。道教认为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辩问》中说:“俗所谓圣人者,皆治世之圣人,非得道之圣人,得道之圣人,则黄老是也。治世之圣人,则周孔是也。”道教形成初期,人们视黄帝与老子等道家始祖为道教圣人。被信徒供奉的后天得道仙真亦可称为道教的圣人。圣人的介定经常出现在诸子百家之书籍。墨子也被其弟子尊为圣人。不过除了经学的圣人周公孔子指定的经典,只有老子的《道德经》可以归入圣经。所以圣经就有十三经或十四经之说。自佛教传入中国以后,佛家宗教典籍सूत्र(罗马字Sutra)汉译时都被冠以“经”的称谓,因为梵文सूत्र本身就是指“把东西连在一起的线”,再引申为规则,这个词跟汉字“经”几乎是一样的。于是有《心经》、《金刚经》、《法华经》和《坛经》等。随着更多的西方宗教典籍被汉文化知晓,也都被冠以了“经”的称谓。但准确的说,是不合适的,中东宗教并没有规则的带上结尾词。各大文明的宗教经典都是其世界观价值观的根源,是文明的种子,是人类,更是书写经典的各个民族最宝贵的财富。

汉译和圣经的相对性

  汉字“圣经”所对应的印欧语系第一语言英语是"Holy Scripture”,而非Bible。同时Holy Scripture在西方语文中指的是任何宗教典籍(Religious Text),也并非局限在基督教宗教典籍上。因为任何宗教都是建立在宗教典籍之上的,任何宗教典籍都是神启的或者是超自然的,任一宗教典籍对该宗教的信徒都是神圣的,都是圣经,任一宗教教徒都希望非该教教徒称其宗教经典为圣经,但任一宗教的圣经对于异教徒而言都不是圣经,圣经仅仅是任一宗教内部的称谓。作为一种交流工具,语言文字本无善恶是非优劣之分别,可一旦联系到具体的使用者和对象,其蕴涵的褒贬好恶等情调就会因立场不同而发生转移。把“新、旧约”称作“圣经”的,最初应仅限于基督徒。换个立场,彼所谓“神圣”者,此也许会视为“异端”。基督徒不就喜欢把一切非基督教的思想斥为异端邪说,一切非基督教信徒叫做异教徒吗?试想,基督徒有可能把伊斯兰教徒视为神圣的《可兰经》叫做“圣经”吗?可奇怪的是,国内有些作者写文章时,无论自己是否基督徒,竟也跟着西方的作者把“新、旧约”称作“圣经”,把基督教诞生前的古希腊人或基督教诞生后的非基督徒叫做“异教徒”,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西方(基督教)中心论”的价值观念。其实,“圣经”一词并非中性的专有名词,它是暗含有使用者的价值取向和情感立场的褒义词。儒家的“圣经”是《诗》、《书》、《礼》、《易》、《春秋》等经典;道教的“圣经”是《道德经》、《南华经》以及“道藏”中的一些著作;佛教的“圣经”是“三藏”中佛祖所说的部分;伊斯兰教的“圣经”则是《可兰经》。另外,英文Bible来自拉丁文biblia,而biblia来自希腊文βιβλία,用转写自腓尼基向希腊出口莎草纸的港口名字代指书籍或莎草纸。准确地说,“圣经”也不是一部书的名字。希腊原文是指纸草的内皮,后来则具有了纸、卷轴和书的意义。再后来才被耶稣之前的希腊化犹太难民指代旧约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但用的是复数形式意思不过是“那些书”而已。“那些书”最初仅指旧约的希腊文译本,是基督教作者的叫法。犹太教徒对自己的经典自有亚拉姆语叫法,叫做“塔纳赫”,是其三个组成部分的名称的开头字母组成的犹太教经典共包括《创世记》等二十四部书,所以“塔纳赫”可译作“二十四经”。至于“旧约”,亦非正式的书名,而是基督徒赋予它的另一称呼,是相对于有关耶稣教法的诸书——所谓“新约”——而言的。他们认为:“旧约”所述是神与人(犹太人)过去所订立的契约,“新约”所记则是神与人(基督徒)重新订立的契约。“新约”也是由教会选中的四福音书等一部部单本著作汇集而成的。在西方文字出版物中,“Bible”、“Old Testament”、“New Testament”之类的词开头字母大写并加定冠词,而不用斜体字排印,无疑表明它们不是书名,而是一种称呼。为了西方宗教典籍的汉译规范化,印欧书名汉译标准应该统一为“典籍书名音译”+经。基督教圣经应该被译为《白溊经》,至少也不应缩减限定词基督教而仅称圣经。

汉文明圣经:儒教十三经与《道德经》

  

十三经的经学中蕴藏了丰富而深刻的思想,保存了大量珍贵的史料,是儒家学说的核心组成部分。《周易》是占卜之书,其外层神秘,而内蕴的哲理至深至弘。《尚书》是上古历史文件汇编,主要内容为君王的文告和君臣谈话记录。《诗经》是西周初至春秋中期的诗歌集,内分“风”、“雅”、“颂”三部分,“风”为土风歌谣,“雅”为西周王畿的正声雅乐。“颂”为上层社会宗庙祭祀的舞曲歌辞。《周礼》主要汇集周王室官制和战国时期各国制度。《仪礼》主要记载春秋战国时代的礼制。《礼记》是秦汉以前有关各种礼仪的论著汇编。《春秋》三传是围绕《春秋》经形成的著作,《左传》重在史事的陈述,《公羊传》、《谷梁传》重在论议。《论语》是孔子及其门徒的言行录。《孝经》为论述封建孝道的专著。《孟子》专载孟子的言论、思想和行迹。《尔雅》训解词义,诠释名物,经学家多据以解经。 儒家文化在封建时代居于主导地位,《十三经》作为儒家文化的经典,其地位之尊崇,影响之深广,是其他任何典籍所无法比拟的。最高统治者不但从中寻找治国平天下的方针大计,而且对臣民思想的规范、伦理道德的确立、民风民俗的导向,无一不依从儒家经典。儒家经典施于社会的影响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十三经的基本教义有:敬天,奉祖,孝亲,忠信,仁义,崇礼,性善,弘毅,见贤思齐。除此以外,还有:
  “三纲”:1)明明德 2)亲民 3)止于至善 。
  “八目”:1)格物 2)致知 3)诚意 4)正心 5)修身 6)齐家 7)治国 8)平天下
  “三达德”:智、仁、勇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
  “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 (《孝经》)
  “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易传》)
  “持志养气”、“养浩然之气” (孟子)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 《大学》)
  “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道德经》)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道德经》)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道德经》)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道德经》)
  除此十四经外,道教的圣经是《道藏》,理论来源是《道德经》和《庄子》。《道藏》的内容十分庞杂。其中有大批道教经典、论集、科戒、符图、法术、斋仪、赞颂、宫观山志、神仙谱录和道教人物传记等。此外还收入诸子百家著作,其中有些是道藏之外已经失传的古籍。还有不少有关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著作,如有关医药养生之书 ,内外丹著作,天文历法方面的著作等等。

佛教圣经

  

东亚大乘佛教的佛教圣经是以汉传三藏为代表的,最重要的佛教圣经是《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वज्रच्छेदिका प्रज्ञापारमितासूत्र》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प्रज्ञापारमिताहृदयसूत्र》。除了《金刚经》和《心经》以外,净土宗也以《无量寿经》和《阿弥陀经》以及《观无量寿经》为圣经;天台宗以《妙法莲华经》为圣经;汉传密宗还以《大日经》和《金刚顶经》为圣经;禅宗还以《六祖坛经》为圣经。除了大乘佛教以外,另一最重要的现存基本佛教派别上座部佛教,也是南传佛教的圣经则是巴利文五部《尼加耶(Nikaya,即《言说集》)》──《长部(Digha)》、《中部(Majjhima)》、《增支部(Samyutta)》、《相应部(Anguttara)》和《小部(Khuddaka)》。同时南传佛教圣经被学者们认为是更接近于佛陀的原始思想。《长部》相当于汉传佛教的《长阿含经》。阿含指的是小乘佛教圣经。汉译的《别译杂阿含经》,与《相应部》的『有偈品』等相当。汉译的《杂阿含经》和《中阿含经》两部,与《相应部》及《中部》相当。汉译的《增一阿含经》,与《增支部》相当。梵文सूत्र翻译为“经”都是指佛陀的教导。唯一由中国人写的佛教圣经是《六祖坛经》。

印度文明的圣经:印度教《吠陀经》

  
 

:

吠陀经》(梵语:वेद;拉丁转译为Veda,又译为韦达经、韦陀经等),是婆罗门教和现代的印度教最重要和最根本的经典。“吠陀”又译为“韦达”,意思是“神圣的知识”、“神的启示”的意思。该经书包括梨俱吠陀(歌咏明论,ऋग्वेद ,Ṛigveda), 娑摩吠陀(赞颂明论,सामवेद,Sāmaveda), 耶柔吠陀(祭祀明论,यजुर्वेदः ,Yajurveda),及阿闼婆吠陀(禳灾明论,अथर्ववेद,Atharvaveda)。在吠陀经中反映了婆罗门教的吠陀天启、祭祀万能、婆罗门至上三大纲领。吠陀经和吠陀分集对印度近现代社会产生了重要影响。很多唯心主义哲学流派奉吠陀为“最高权威”。《梨俱吠陀》成书最早,产生年代约为公元前1200~前 900年,其中有些诗歌要更早些。因此,这一段时期通称为梨俱吠陀时代或早期吠陀时代。梨俱吠陀是一部在祭祀过程中劝请、赞颂吠陀诸神的诗歌总集,有赞歌1028颂,分为10篇,其中第10篇《原心篇》编定最晚。《梨俱吠陀》的早期部分,既不知道种姓区别,也不蔑视体力劳动,其经常性的主题之一是渴望增加粮食和物质财富。甚至天神也常被描写为协同人类完成这一任务。《梨俱吠陀》反映了印度-雅利安人由氏族社会向奴隶制过渡的历史进程。《娑摩吠陀》、《耶柔吠陀》和《阿闼婆吠陀》大体形成于公元前第1千纪上半叶,这段时期通称为后期吠陀时代。《娑摩吠陀》共有1549首诗颂,凡20篇,除75首外,余皆可在《梨俱吠陀》中找到原型,是祭司们在祭典中按一定曲调咏唱的歌咏集,也是印度最古老的圣歌集。《耶柔吠陀》分为两种不同的文本:《黑耶柔吠陀本集》和《白耶柔吠陀本集》,包括诗颂近2000首。凡40篇,多取自《梨俱吠陀》中的诗篇,也有些是祭司们独创的散文信条,是祭司所用咒语和守则的集合。《阿闼婆吠陀》含有诗颂(或神咒)731首,凡20篇,编定年代较前三者为晚,但其中有些内容可能与《梨俱吠陀》中最古老的部分年代相仿,其中某些内容来自民间而非出自祭司之手。《阿闼婆吠陀》主要集录了用于治疗疾病、驱除灾害、恢复和睦、战胜诅咒的诗歌、符箓、咒语等,常被巫师们用于世俗的祈祷仪式,如诞生、婚丧、任职典礼等。主要思想包括:多神信仰、种姓制度、业报轮回(身死而灵魂不灭和惩恶劝善来世受报)、.解脱之道(a.瑜珈修定b.修养智慧c.对神虔信d.以火祭祀e.累积善功)、.承认吠陀经的权威:吠陀经被称为「天启的经典」,被认为是一切文化的渊源。印度教融合信仰和生活方式:个人必须通过修行和积累功德才能认知梵,与梵合一。与梵合一是印度教哲学理论核心,是印度教徒人生追求的最高目标。而因果轮回:认为人类灵魂永存和万物有灵,并宣扬因果报应和人生轮回,生命不是以生为始,以死告终,而是无穷无尽轮回,每一段生命都是由前世的所为而决定。

波斯文明的圣经:祆教《阿维斯陀经》

  
 
《阿维斯陀经》也被意译为《波斯古经》,意思是“知识”,也叫“波斯古经”,是祆教(音译琐罗亚斯德教)的圣经,祆教也叫做拜火教,创始人是波斯人琐罗亚斯德,主要记述琐罗亚斯德的生平以及教义。原有21卷,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后认为,信仰琐罗亚斯德教的波斯人作战太勇敢,故毁琐罗亚斯德教所有经典,所幸存下来的阿维斯陀仅有一卷,而在希腊留有的一部完整21卷抄本后来散佚。在波斯萨珊王朝期间,琐罗亚斯德教复兴,这一卷《阿维斯陀》被拼凑、补齐成为21卷,但与原来的版本已不可同日而语。《阿维斯陀经》是由四个部分组成分别是《礼拜书》、《向主祷告书》、《赞美诗》和《驱魔书》。有趣的是,伊朗民族的《阿维斯陀经》与印度雅利安人的《吠陀经》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特别是同源词。据推测,印度伊朗民族最开始是一起生活,后来才分开。比如,最高神祇阿胡拉·马兹达里的阿胡拉是波斯语“主”的意思,跟印度教的阿修罗是同源词,可能马兹达与阿修罗神一样都是掌管道德和社会的神祇。而马兹达可能跟同为阿修罗族的太阳神密特拉有关,与梵文的智慧有同的词源。教义概括为神学上的一元论和哲学上的二元论。认为宇宙初期有善恶两种神,祆教最高神祇为阿胡拉·玛兹达,意思为智慧之主、光明、生命、创造、善行、美德、秩序、真理的化身。恶神为安格拉曼钮,是黑暗、死亡、破坏、谎言、恶行的化身。善神的随从是天使,恶神的随从是魔鬼,互相之间进行长期、反复的斗争。为了战斗,阿胡拉‧玛兹达创造了世界和人,首先创造了火。琐罗亚斯德的出生是善神阿胡拉‧玛兹达胜利的结果,琐罗亚斯德的精髓每一千年产生一个儿子,他指定第三个儿子为救世主,以彻底肃清魔鬼,使人类进入“光明、公正和真理的王国”。人死后要进入“裁判之桥”,根据其生前所作所为决定入地狱或天堂,但在世界末日时都要最后受一次最后审判,恶人的灵魂可以荡除罪恶而复活。最后善神将击败恶神,成为世界唯一存在的主宰。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是阿胡拉·玛兹达最早创造出来的儿子,是象征神的绝对和至善,是“正义之眼”,所以庙中都有祭台点燃神火,最壮观的是在波斯利用天然气修建的神庙,四方的神庙四角有四根连接天然气井的管道,在庙顶四角有四个日夜燃烧的火炬。日常点燃和保存神火要经过繁复的仪式。琐罗亚斯德教认为,火、水、土都是神圣的,不得沾污,所以教徒死后只得实行 ,即放置特定的场所让兀鹰吃掉。《阿维斯陀经》除了记述伊朗的宗教神话、赞歌、礼仪、戒律外,还包括其民族起源、历史、民间传说、英雄史诗等内容;波斯宗教中对天使、魔鬼的描述以及其末世观念和末日审判等之说,无疑都对当时的犹太教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后来更为基督教所继承,甚至在新约故事里祆教祭司们还被当作智者。

两河文明的圣经:巴比伦《埃努摩经》

  
 
埃努摩指的是“高高在上的”。是《埃努摩经》的开头词汇,讲述了巴比伦创世神话和对巴比伦主神马尔杜克的信仰。而巴比伦创世论是在马尔杜克和提马特之间的斗争引起的。而该创世论的叙事手法被认为是近东创世叙述的始祖,这种风格一直延续到了犹太教。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相信世界是一块被盐海环绕的圆型盘状陆地。而陆地又浮在淡水层上。这就是巴比伦创世前的最初描述。同时这也是旧约《创世纪》描述的创世之初。最重要的还在于,《埃努摩经》和旧约《创世纪》都使用了同一种神性语言来描绘创世。

犹太教圣经:《塔纳赫经》

  
 
《塔纳赫》(罗马字转写:Tanakh,有译作《泰那克》),或《希伯来圣经》(Hebrew Bible)为犹太教第一部重要经籍,后来的基督教称之为“希伯来圣经”或“旧约圣经”,但在犹太人来说,Tanakh 显然并不是“旧的约”,而是始终如一的。塔纳赫是希伯来文תנ״ך的音译,这是三个单词开头字母的缩略字。《塔纳赫》由三个部份组成,分别:
  A、《图拉》 (Torah / 希伯来文תורה‎):意思是律法,所以又称律法书,一套共5卷,普遍称“摩西五经 ”,包括1.创世纪、2.出埃及记、3利未记、4.民数记、5.申命记。
  B、《先知书》 (Navim / Nevi"im / 希伯来文נביאים‎):意思是“先知们”,共8卷,分上下两部份,记录了曾教导和带领犹太人的先知事迹,包括12先知书等。
  6. 约书亚记 Joshua
  7. 士师记 Judges
  8. 撒母耳记上、下 Samuel (I & II)
  9. 列王纪上、下 Kings (I & II)
  10. 以赛亚书 Isaiah
  11. 耶利米书 Jeremiah
  12. 以西结书 Ezekiel
  13. 十二小先知书 The Twelve Minor Prophets
  I. 何西阿书 Hosea
  II. 约珥书 Joel
  III. 阿摩司书 Amos
  IV. 俄巴底亚书 Obadiah
  V. 约拿书 Jonah
  VI. 弥迦书 Micah
  VII. 那鸿书 Nahumv
  VIII. 哈巴谷书 Habakkuk
  IX. 西番雅书 Zephaniah
  X. 哈该书 Haggai
  XI. 撒迦利亚书 Zechariah
  XII. 玛拉基书 Malachi
  C、《文集》(Ketuvim / Kh"tuvim / 希伯来文כתובים‎):意思是作品集,共11卷,,内容主要关于礼拜仪式、诗歌、文学、历史,在基督教文献中又称为《哈吉奥格拉法》(Hagiographa),意思是“圣录”。
  14. 诗篇 Psalms
  15. 箴言 Proverbs
  16. 约伯记 Job
  17. 雅歌 Song of Songs
  18. 路得记 Ruth
  19. 耶利米哀歌 Lamentations
  20. 传道书 Ecclesiastes
  21. 以斯帖记 Esther
  22. 但以理书 Daniel
  23.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 Ezra-Nehemiah
  24. 历代志上、下 Chronicles (I & II)
  《塔纳赫》主要以用希伯来文写成,而《圣录》内有些经卷是以亚兰语写成。其主要内容围绕古代犹太人生活为主,而大部份都是记述犹太人被流放的历史,尤其强调流放的原因乃是犹太人背离了上帝的诫命,结果遭上帝惩罚而流放异地。

基督教圣经:《新约》或《白溊经》

  
 
Bible(白溊经)的希腊文biblion是「书」或「卷轴」的意思。这字是从byblos一字而来,byblos是指一种生长于尼罗河畔,沼泽地带的纸草(papyrus)。将一英尺的纸草木髓切下,剥去树皮,让烈日把它晒干,就能制成书写的材料。人要将横的木条放在直的木条上面,互相交迭,好像现代三夹板的制法。横的木条表皮较为光滑,可用来书写;将多个断片的木条合起来,就可制成长达三十英尺的卷轴。 古罗马的基督徒们最早就是用莎草纸来创作《新约》的(见右图《罗马书》残卷)。后来,说拉丁语的基督徒,用biblia(biblion的复数)这字来称新旧约的书卷。基督教圣经来自拉丁语:Biblia,希腊语:Βίβλος,英语:Bible,本意为莎草纸,中文亦称耶经或音译白溊经,可以指犹太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基督新教)的宗教经典。犹太教的宗教经典是指《塔纳赫》(或称《希伯来圣经》),而基督宗教的则指《旧约》和《新约》两部分。基督教的旧约跟犹太教的《塔纳赫经》是几乎一样的。旧约只是被用来证实新约的,用来证明新约的神就是犹太教圣经《塔纳赫》预言的救世主。因此基督教圣经实际上只是指《新约》。《希伯来圣经》记载的是从上帝创造世界,人类犯罪,犹太人的历史及关于世界的预言。《新约》记载耶稣基督和其门徒的言行与早期基督教的事件纪录,使徒书信及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据统计现在共有大约一万四千多种不同语言版本的耶经,尤其是“希伯来圣经”部分,而基督教新约部分,就有大约五千三百种不同语言版本。在众古书中可说是现在世界上最多不同语言翻译版本的书。

基督教旧约

  Scripture(经卷)的希腊文是graphe,意思是「著作」。《塔纳赫》是犹太教的经典,记载关于上帝和古时犹太人的历史。《塔纳赫》亦同时是基督教圣经的《旧约》部分。在旧约,这种著作被确认为带有无上权威(比较王下十四6;代下二十三18;拉三2;尼十34)。后来旧约的「著作」逐渐被收集,分成三类:称为律法书(Laws)、先知书(Prophets)和文集「Writings,或称诗歌(Psalms)」。这些著作构成旧约的三十九卷,就是现在的旧约正典了。 《旧约全书》发现最早的版本是用希伯来文和亚兰文(如但以理书和以斯拉记)抄写的,是犹太教圣经的正典。在旧约方面,东正教承认48卷;天主教承认46卷;新教承认39卷;而犹太教的《圣经》由于把多个章节较少的书卷合成一卷,总数只有24卷。基督教圣经由《旧约》和《新约》两部分构成,而其《旧约》与《希伯来圣经》内容大致相同,不过天主教版本就多了数篇《塔纳赫》跟基督教新教《旧约》都没有的数篇经卷。

基督教新约

  在新约希腊文耶经,grapho(当作动词使用)被解作「圣经」约有九十次;而以名词出现(graphe)也有五十一次,差不多全部都用来指白溊经。新约有几种对经卷不同的称呼:有指全本耶经(如太二十一42,二十二29,二十六54;路二十四27、32、45;约五39;罗十五4;彼后三16),有指耶经中的个别部分(可十二10,十五28;约十三18,十九24、36;徒一16,八35;罗十一2;提后三16),有用作「神的话语」的同义词(如罗四3,九17,十11;加四30,提前五18)。它们也被称为「圣经」(Holy Scriptures)(罗一2)。提摩太后书三章15节用了另一个希腊文hiera grammata(神圣的著作)。提摩太后书三章16节强调,这些著作不是平凡的著作,而是「神的所呼气默示的」,它暗示它自己具有权威,在教训上没有错误而说。
  《新约》有27卷,书目如下:
  I.福音书:马太福音 马可福音 路加福音 约翰福音
  II.使徒行传
  III.保罗书信:.罗马书 歌林多前书 歌林多后书 加拉太书 以弗所书 腓立比书 歌罗西书 帖撒罗尼迦前书 帖撒罗尼迦后书 提摩太前书 提摩太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IV.普通书信:希伯来书 雅各书 彼得前书 彼得后书 约翰一书 约翰二书 约翰三书 犹大
  V.启示录

耶经的形成

  旧的抄本的可靠性
  虽然旧约和新约的原稿已经失传,但今天仍存在可靠的耶经抄本。旧约抄本的发展历史,可以证明这点。抄写古老经卷,是沉闷、繁重的工作,但犹太人很早以前,已经为这任务建立起严格的规律。这些规律限定了所使用的羊皮纸、所抄写的行数、墨水的颜色和校订的态度。当羊皮纸开始磨损,犹太人会以尊敬的态度,将抄卷埋葬,在库穆兰(Qumran)的死海古卷被发现以前,最古老的残存古本的日期是西元900年。
  以斯拉以后,玛所拉学者(Masoretes)时代的抄写工作是非常严格的。玛所拉学者有自己一套精细准确的抄写方法,玛所拉的抄经员,准确地数算每卷书字母的数目,找出一卷书中间的一个字母;此外还有不少其他相似的繁复步骤。举例说,他们找出了希伯来字母aleph,曾在旧约中使用过42,377次。如果在新的抄本中,字母的数字不符,经卷就要重抄。如果一个字眼或一个句子写错了,他们会将它保留在抄本中(称为kethib),但会在旁边加上更正说明(称为qere)。玛所拉学者也为希伯来圣经加上注音符号,在此以前,希伯来文圣经的经文只有子音。
  以下几个古老的抄本来源,都可证明抄本的可靠性。
  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学者在库穆兰发现古卷之前,当时最古的残存经卷的时期,约在主后900年。死海古卷中的一些经卷,包括以赛亚书、哈巴谷书及其他经文的抄本,是早于西元125年的,比当时所有的最古抄卷早了一千多年。一个重要的发现是,库穆兰古卷中的以赛亚书,和一千年后的玛所拉希伯来文抄本,并没有显著的差异。这件事确定了今天的希伯来文抄本的可靠性。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七十士译本是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这译本是给那些分散在各地,不懂得希伯来文的犹太人使用的。传统说,曾有约七十位希伯来学者参加,将希伯来文圣经译成希腊文(Septuagint的意思是「七十」,这译本也简称为LXX)。主前250至150年,翻译的工作是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分期进行的。这个译本本身并不一致,但因为它所依据的是比现存希伯来抄本早一千年前的版本,所以七十士译本是相当重要的。此外,新约作者也经常引用七十士译本,这译本能帮助我们明白旧约圣经。
  撒玛利亚五经(Samaritan Pentateuch):这本摩西著作的译本,是专供撒玛利亚人在基利心山敬拜之用的(与耶路撒冷的敬拜对立)。这个译本是独立于马所拉抄本的,因为它追溯至主前第四世纪。这个译本对旧约抄本的研究,很有价值,虽然这个译本约有六千处地方与玛所拉抄本不同,但这些都只是细微的差异,关乎文法和拼字上的问题。
  亚兰文他尔根(Aramaic Targums):以色列人被掳巴比伦归回后,犹太人一般都说亚兰文,不说希伯来文。犹太人需要有一本用日常用语写成的圣经,他尔根就是一本这样的圣经。他尔根的意思是「译文」(translations),或「译述」(paraphrases)。他尔根是以自由的方式,复述圣经的记载,不过他尔根「除了作旧约经文的见证外,更给我们提供一个宝贵的新约研究背景」。
  新约的手稿虽已失传,但新约书卷的考据工作非常繁重。例如我们就已经有超过五千个残存抄本,有一些是完整的新约,有一些只存留一部分。
  纸草抄本(Papyrus manuscripts):这些都是古老而重要的抄本,举例说,贝蒂新约蒲草抄本(Chester Beatty Papyrus)的日期,早于第三世纪。
  安自尔抄本(Uncial manuscripts):约有二百四十个抄本称为「安色尔」抄本的,抄本是以一种大圆字体写成(captial letters)。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包含了全部新约的书卷,日期是主后331年。梵谛冈抄本(Codex Vaticanus)包含了大部分新约,日期是从第四世纪开始;这是被公认为最重要的一个抄本。亚历山太抄本(Codex Alexandrinus)的日期是第五世纪,除了部分的马太福音,它包括了所有的新约书卷。这个抄本对于确定启示录的抄本很有帮助。其他还有以法莲抄本(Codex Ephraemi,第五世纪)、剑侨伯撒抄本(Codex Bezae,第五至第六世纪)及华盛顿抄本(Washington Codex;第四至第五世纪)。
  小楷抄本(Minuscule manuscripts):我们有超过二百八十个小楷抄本,都是用小楷字母(small letters)写成的。这些抄本不及安色尔抄本古老,有一些小楷抄本,反映出在字体上的相近,学者通常都以它为同类的抄本。
  译本(Versions):新约的早期译本,也可帮助我们发现正确的抄本。有几个著名的叙利亚(Syriac)译本,其中有他提安四福音合参(Tatian’s Diatessaron,主后170年)、旧叙利亚本(Old Syriac,主后200年)、别西大译本(Peshitta,第五世纪)及巴勒斯但叙利亚译本(Palestinian Syriac,第五世纪)。拉丁文的武加大(Vulgate)译本是由耶柔米(Jerome,约主后400年)翻译的,这个译本影响了整个西方教会。此外还有在埃及流行的科普替(Coptic)的译本(翻译于第三世纪),其中包括沙希地语(Sahidic)的译本,和波海利(Bohairic)的译本。
  虽然经文鉴别学者,透过对希腊文抄本,及早期译本的研究,可以确定不少原著抄本上的问题,但我们相信,这些抄本是经过多个世纪,在神的手中被保存下来,让今天的学者能够鉴定和研究,去重新整理和建立最接近原著手稿的抄本。

耶经的正确阅读法

  圣经的阅读,必须符合以下几个重要原则:
  A)首先要对耶经批判有所了解,不能片面的听信传教者的谎言和推荐的读物。教会正典只是他们的一家之言,只是阅读新约的一种方式。同时还有很多种方式来看待耶经。要多多参考了不同角度的解读再决定信还是不信。宗教学和哲学不可能支持教会的耶经解释,就连自由主义神学也不会支持。遇到半信半疑的情况一定要找瓪教士答疑解惑。真理只有经得起质疑,只有通过了批判才有可信的价值。
  B)一定要把旧约和新约分开来看。 要首先了解新约福音书是抄袭的旧约而并非实现它。基督教圣经是《新约》,《旧约》是犹太教的圣经。必须要警惕科学与宗教不冲突或者宗教已经否定科学之类的说法,不仅是不正确的,如果哪个能证明耶神存在,必然也就证明了任何宗教的神都存在。如果新约是神启的,那么很多宗教也是神启的。
  C)历史背景(HistoricalContext):历史背景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提供了新约解释背后的因素。特别是耶经是参考了犹太教、琐罗亚斯德教和其他美索不达米亚宗教发展出来的神学。耶经的那些观念并不是它特有的。同时也要清楚哪一段当时异教徒是怎么看的。
  D)上文下理(NteraryContext):耶经的中文版迷惑性很大,也篡改了不少地方。但是因为并非人人都能够阅读英语和希腊语,那么要弄清楚新约的上文下理就必须要跳出福音书是不同作者记录的圈套。要从宏观上同时俯视4大福音书。这样才能发现,福音书不过是存在材料继承关系的文学作品,所以才叫共观福音书

耶经的真实性

  
 

基督教会传统上会讲“圣经是由四十多个不同的作者写成,他们来自不同的生活层面。谁又是哪本书的作者。”事实上呢,基督教会所宣传的都是错误的。比如新约福音书的作者从来没有人知道是谁,都是教会故意按上去的名字,就连福音书也是教会筛选的,把不符合“正典”的福音书都斥为伪经。同时,所谓的摩西五经也绝不会是同一个人写的,现代学术分析的结果显示,摩西五经是四派观点的混合物,也是经过了550年的修改。南方犹大王国把耶神称作“亚萎YHWH,”而北方以色列王国把耶神称作“Elohim,是迦南人的父神EL,意为力量”。耶经也不是一本“完整而统一的书“。它里面充满矛盾,不一致的地方非常多。如果基督徒说是“圣灵使六十六卷书统一,也使内容和谐一致。这些书卷都一致地教导三位一体、耶稣基督的神性、圣灵的位格、人类的堕落和败坏,以及拯救的恩典。圣经教训的协调如何解释?我们的答案只得一个——圣经的作者是神。”那么,那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岂不是就等于在否定“圣灵”和“神”。如果不自相矛盾的话,为什么犹太人坚决不承认耶稣是救世主呢?犹太人在其犹太教法律典籍《塔木德》里说得很清楚,耶稣就是是一个玩魔法并耻辱的被吊死的私生子。同样早在西元初期,古罗马的哲学家逻辑学普菲力欧斯和科尔苏斯早就证明了福音书自相矛盾,耶稣是一个古罗马士兵底比留斯·潘得拉的私生子。而详细叙述于中世纪希伯来文文献《耶稣一生(Toledot Yeshu)》的正统犹太教的观点也说耶稣私生子。耶稣研究会也证明了耶稣是加利利人,没有行过任何奇迹,只是一个耍小聪明的流浪汉。举一个最简单的反驳耶稣身世的例子,首先唯一描述耶稣诞生的《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是自相矛盾的。《马太福音》说受孕被告知的是约瑟夫,而《路加福音》里被告知的是玛利亚。同时两本福音书没有他们俩是同时被告之的情节。而出生日期也矛盾,如果马太是真实记载的话,希律王死于西元前4年,那么耶稣就生于西元前6年至西元前4年之间,但是路加情节里的叙利亚巡抚居里扭的任期不在这段时间内,就不可能有人口普查。实际上路加提到的人口普查根据古罗马时期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斯的记载,人口普查是在西元6年的犹太地区(Judea)进行的,而路加说是古罗马全国人口普查就明显在撒谎(路加2:1),没有任何古罗马官方史料证实路加福音的情节。最重要的还有,现代古罗马历史学家发现古罗马帝国的人口普查都是以居住地或工作地进行普查,而非祖先所在地或出生地。因为人口普查的目的是为了地方政府纳税,只能用居住地和工作地的收入来纳税。而这条罗马法一直延续到了现代西方国家。路加讲约瑟夫从居住地去所谓祖先大卫的伯利恒上册更是弥天大谎,只是为了附会旧约弥伽书第5章第2节而编造的故事。另外《马太福音》第一章24节讲耶稣出生地在拿撒勒,而《路加福音》讲耶稣出生地在伯利恒。而《马可福音》和《约翰福音》都认为耶稣是出生在拿撒勒(ἰησοῦν της ναζαρὲτ,希腊语里指出生地)。比如约翰福音1:45-46就很清楚的说耶稣是拿撒勒人(εὑρίσκει φίλιππος τὸν ναθαναὴλ καὶ λέγει αὐτῶ, ὃν ἔγραψεν μωϊσῆς ἐν τῶ νόμῳ καὶ οἱ προφῆται εὑρήκαμεν, ἰησοῦν υἱὸν τοῦ ἰωσὴφ τὸν ἀπὸ ναζαρέτ. καὶ εἶπεν αὐτῶ ναθαναήλ, ἐκ ναζαρὲτ δύναταί τι ἀγαθὸν εἶναι λέγει αὐτῶ [ὁ] φίλιππος, ἔρχου καὶ ἴδε.)。而约翰福音7:41-42更是清楚的指出,耶稣是出身加利利,而非伯利恒。而伯利恒在西元早期也并非是一个固定城市的名字,而是所有能生产面粉的小镇的名字。因为伯利恒Bethlehem在希伯来文里指的是面包房(希伯来文罗马字化Beit Lehem,即House of Bread)。在旧约《约书亚记》19章15节里提过的位于加利利的伯利恒更有可能是马太所指的伯利恒而非大卫王的伯利恒。因此耶稣研究会也认为耶稣不曾在伯利恒出生,而仅仅是马太想要附会旧约而进行的编造。然后是马太讲耶稣在约瑟夫家里出生(马太1:24-25, 2:11),路加讲的出生地是回伯利恒途中的马厩。马太讲的是祅教祭司的祝贺和天上的大星,路加却只讲了牧羊人被天使告之前去祝贺。马太编造这个情节的灵感源自旧约《民数记》24章17节。同时《马太福音》里耶稣一家立即逃往埃及,从埃及回来也没有去过犹太,然后是第一次在拿撒勒定居。而相反《路加福音》讲耶稣一家一直住在拿撒勒,耶稣生下8天后被割礼,33天后去了耶路撒冷神庙,然后直接回拿撒勒(路加2:22,,利未记12:4)。另一方面,如果耶稣是 所生,那么他就没有大卫王血脉,即使《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作者花了大量的篇幅来编造了世系表。更可笑的是,马太的世系表和路加的世系表也是自相矛盾,名字完全对不上号。路加列了41人,马太只列了27人。同时《约翰福音》第7章42节也非常明确的指出耶稣根本就不是大卫王的子孙。甚至在马可福音12:35-37里耶稣自己也否认救世主会是大卫的子孙。因此,学术界98%的西方学者都认为新约关于耶稣诞生的记载都是编造的故事,绝对不可能是历史事件,而是按照摩西的故事以及旧约以赛亚预言和弥伽书进行的重构。也就是说,并非福音书实现了旧约预言,而是福音书抄袭了旧约预言。这也是犹太教徒从来不相信耶稣是救世主的原因之一。
  【中文白溊经】
  现在流通的中文白溊经主要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天主教普遍使用的思高译本,1968年正式出版。另一个版本是基督教新教普遍使用的和合本,1919年出版。
  思高译本跟和合本除了在经卷数目上有分别之外,很多中文译名都不同,除了经卷名称,经卷中很多名称都有分别。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中文译本,例如:《吕振中译本》(1970年)、《现代中文译本》(1979年)、《圣经新译本》(1993年)、《和合本修订版》(2006年-2008年)。
  现在天主教会流通的耶经为2000年版耶路撒冷耶经出版社出版的《耶路撒冷圣经》,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在1986年出版了中国国内的第一本通用耶经。由佘山修院负责翻译并出版。

伊斯兰教圣经:《古兰经》

  《古兰经》意思为“诵读”,是伊斯兰教的经典,共有30卷114章6236节,每一章以一个阿拉伯语词作为名称。穆斯林认为《古兰经》是真主阿拉的语言,通过大天使吉卜利里(圣经译为“加百利”)传授给穆罕默德的圣经。穆斯林认为,古兰经不仅是一部宗教经典,更是关于人类社会的法则。
  
 
《古兰经》赞许它本身和真主从前所启示的经典有密切关系(妥拉与福音书),又说其书的内容与从前的经典有很多相似之处,证明了古兰经的独特来源,与那些经典都同样来自真主的启示。(古兰经 2:285)古兰经叙述出现在犹太教与基督教《圣经》中的许多人物与事件,但在内容和风格上有所不同。古兰经中的使者有:阿丹、易德里斯、努哈、希别、示拉、易卜拉欣、鲁特、易斯马仪、易司哈格、雅库布、尤素夫、阿尤布、叶特罗、达吾德、苏莱曼、以利亚、以利沙、优努司、哈伦、穆萨、以斯拉、宰凯里雅、尔萨与叶哈雅等等。穆斯林相信古兰经与圣经有很多相似之处是因为这些经典都有相同的启示来源,基督教或犹太教的经典是真主降示给众先知的。马坚翻译的古兰经(3:3)说道:“ 他降示你这部包含真理的经典,以证实以前的一切天经;他曾降示《讨拉特》和《引支勒》 ” 但穆斯林相信不论是犹太教或基督教的圣经都由于种种原因而遭到严重的忽略、篡改(塔利夫),真主已经以其最终的完美启示(古兰经)代替了这些经典。[40]因此,穆斯林并不完全相信《圣经》,但也不完全否定其内容。不过许多犹太人与基督徒以圣经考古学的纪录驳斥这种说法,他们认为古兰经同圣经有很多相似之处是因为古兰经抄袭圣经,而非古兰经乃来自于主的启示。他们也指出,古兰经的许多内容和基督教的伪经很类似,因为古兰经抄袭了伪经。然而对穆斯林来说,古兰经记载了部份伪经的内容,证明伪经的部份内容也是真主启示的。由此可见犹太人与基督徒、穆斯林两者之间的观念是完全相左的。

百度百科中的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1124
 
上传时间:2009-03-07 10:22:26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