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误判与纠正
作者:-
  • 编辑误判与纠正
  • 作者:郑一奇    
  • 众所周知,图书编辑的基本职能之一,就是选择判断书稿。选择来自判断,判断正确与否,判断水平的高下,直接影响编辑效果。在实际工作中发生编辑误判的事例屡见不鲜,明明是好书稿,编辑却拒之门外;明明是平庸书稿,编辑却大开出版之门。

     

    一、编辑误判是一种职业病

     

    2007720《参考消息》发了一则《伯乐难寻》的报道。摘引英国《泰晤士报》719报道。

    “目前,英国的一位失望的作家,证实了那些怀才不遇者一直担心的情况:如果出版商没有慧眼,纵然杰作也难以出版。

    这位名叫戴维·格拉斯曼的43岁作家,花了数月的时间给自己的新书《自由之塔》寻找出版商,却无果而终,这让他充满了挫折感。

    因而,他想检验一下如今的出版商是否具有慧眼,能否发现真正优秀的作品。于是他将简·奥斯汀的三部著作(《傲慢与偏见》、《诺桑觉寺》和《劝导》)的首章发给了18家出版商。他只对简·奥斯汀作品的标题和人物名字作了改动,并署了一个假名,然后坐等出版商的回音。

    结果,格拉斯曼收到了一沓拒绝信,包括企鹅图书有限公司,信中说,那些作品很有创意,很有趣,但不太适合该公司出版。有意思的是,简·奥斯汀的这几部作品都是企鹅公司出版过的。

    18家出版商中,只有一家认出了这些作品出于简·奥斯汀之手。”

    无独有偶,2000118《中华读书报》发了一篇短文《瞎了眼的出版业》也讲述了同样性质的故事: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进行了一次测试,报社工作人员将两本获布克奖的图书的书稿充作无名作者投稿投给了英国的一些出版社和版权经纪人。结果表明,这些人似乎并不识货。有20个出版社或版权经纪人收到了这两份书稿,但他们一共只给出了21条答复。除了一条之外,其余的全是冷冰冰的拒绝。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误判呢?为什么明明是优秀的作品,却会遭到冷冰的拒绝呢?而一些不太成熟的作品却一再受到人们的热捧呢?这是一个值得编辑认真研究、思考的问题。人们寄希望于编辑“慧眼识珠”,而有些编辑却“有眼无珠”。

    归纳国内一些编辑审稿误判的类型,有以下几种:不审型,对书稿不审不看,只听别人汇报;权力型,谁权大谁说了算,上级主观武断,下级不敢实事求是、据理申辩,看领导眼色行事;偏爱型,自己喜欢哪一类书,就上哪一类,不考虑分工、性质、特色、品牌、市场;另类型,认为另类作品走俏、有市场,一心一意当另类作家、另类编辑;死板型,抱着老经验、老框框不放,不理解市场、读者的变化,常以坚持原则自许;交易型,把手中的权力,看做交易的资本、交换的筹码。你帮我出书,我帮你办事,出书总在几个朋友圈子里打转;见钱眼开型,有钱、送钱来就出书,审不审无所谓……这些都是编辑误判的实际情况。

    看来,编辑误判也是一种职业病、流行病,国内外同行,或多或少都会染上,我本人也不例外。1985819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一位研究员曾向我推荐史景迁所著英文版《王氏之死》一书,并写信说:“此书通过《聊斋》故事叙说清代历史,内容生动,别具一格,为海外最畅销之历史书,适合于一般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阅读。作者斯宾塞(中文名史景迁)为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现任耶鲁大学历史系主任。”我因英语不通,收到书后便求助于我哥哥(他20世纪40年代留美),请他看看,再作判断。一个月后他回信认为“本书大量摘引《聊斋》及地方志,再译回中文,似不必要,对国内读者意义不大。我看不要考虑了。”我听取了这个意见,没有再请其他专家翻阅判断,没有翻译出版此书。这本书后来介绍到中国,2006年由其他出版社出版。其实这本书的出版,对史学研究者而言有着方法论方面的参考价值,对一般历史爱好者则可以从另一种角度理解、解读历史。

    我在上世纪80年代,还拒绝过《全球通史》的出版。当时一位我军驻外使馆的武官曾翻译此书,希望中青社出版,译稿我看过,觉得写得也有新意,但对市场前景不太看好。这本书后来由上海一家出版社翻译出版,成为在史学界颇有影响的一本书。

     

    二、编辑误判的原因

     

    造成编辑误判的原因很多。从客观上看,书稿是精神产品,本身具有个性化、多样、丰富、复杂的特点,书稿好不好,不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判断起来,确有难度。编辑对书稿前景的判断,又是一种预测的判断,判断是否符合实际,还要等书出版后,投入市场,接受读者的检验。有的书如工具书、教材、专业书,读者数量是可以计算出来的,有的书如大众读物,读者数量就很难预测。所以我们不能要求编辑对每本书都判断准确,判断八九不离十就很不错了。有时候编辑的判断也是一种模糊的判断,直觉的判断,不可能像医生那样,通过化验、 、CT扫描等科技手段,作出准确诊断。一本书到底行不行,最终还是要推到市场才知晓。所以,即使判断可用的书稿,起印点也不会很高。市场走得动,就加印,走不动,就不能加印。编辑工作的成绩,不能只看他是否看走眼了几本书,而要看他的整体命中率如何。

    从影响编辑准确判断书稿的主客观原因分析,从主观上说,判断书稿取决于编辑对作品本身的感觉如何,即编辑读了书稿后感觉如何,书稿有没有打动编辑。但是具体到每个编辑,经历、修养、学识、兴趣都不一样,各有所好,所以书稿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就知识读物而言,有的编辑就喜欢学术性强的,有的却喜欢深入浅出的,有的喜欢传统的,有的喜欢前卫的。同样一部书稿,老编辑看中的,换一个年轻编辑就可能看不中。编辑判断书稿,有时要借助自己的经验。有经验自然比没经验好,但是经验也会成为一种思维定势,成为一种框框、教条,妨碍你作出正确判断。编辑判断还要借助于自己的学识、修养、眼光、境界。知识面宽一点,杂学多一点,判断可能好一点,知识面过窄、过专,对出了这个知识圈的书稿判断就有困难。编辑判断有时要借助市场调研,但这种调研费时费力,调研的结论也只是描述一种趋势,仅供参考。具体到每本书,判断时要搞调研,有的可行,有的也难。编辑判断书稿,有时要集思广益,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比如进行书稿论证会,但论证会上,隔行如隔山,种种意见,也只能择善而从,主意还得自己拿。再加上影响编辑判断还有一些外在因素,比如上级领导的意见,外部投资者资金的吸引力,编辑、出版社关系网的种种要求,都会影响编辑对书稿的判断与决策。总之,要客观、全面、准确的判断书稿是不很容易的事。

     

    三、编辑正确判断的关键环节

     

    从编辑判断力的角度看,应当抓好以下几个环节,观察——提问——分析——决策。每一个环节都思考到位,判断就可能比较准确。

    观察。编辑的观察对象主要是书稿、作品。观察书稿就是要认真通读书稿,要尽可能与作品对话、交流。编辑应当深入了解作品,理解作品,又要能跳出作品,进行全方位的观察。观察要能抓住主流、抓住本质,是能越过缺点,看到优点,发现书稿潜力的观察,能对有潜质的优秀作品产生共鸣。观察作品要既欣赏、又挑剔,为进一步完善作品出谋划策。观察作品还要评估其社会效益与市场前景。

    提问。观察要深入,就要进行提问。围绕书稿进行全方位的提问。作品到底写得如何?有可能吸引哪一部分读者?书稿还需要如何完善?需要多大规模、什么方式的宣传?这本书的看点、卖点是什么?如何说服经销商接受这本书?如何拟出明确、响亮的宣传文稿?装帧设计方案如何考虑?定价策略?如何打动媒体关注这本书?如果书稿还不成熟,有没有挽救的希望与具体方案?书稿存在的问题是全局性还是局部性的?谁来修改、完善?

    即使是一本国外畅销书,要引进中国,也要进行提问,权衡利弊。《哈利·波特》是一本知名的畅销书,几经争取版权落入人民文学出版社。但是为了在中国营销成功,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班子还是反复提问:

    ◇巫师、魔法、悬疑、幻想是西方儿童文学的传统,中国的孩子、家长习惯上接受的是知识性、学习性的读物,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哈利·波特》会不会在中国“水土不服”?不受欢迎?

    ◇不少国外畅销书引进中国后因译文缺陷,导致无人喝彩而无声无息,《哈利·波特》如何跨越语言障碍?

    ◇《哈利·波特》在日本等亚洲国家,销售远不如欧美红火,原因是什么?

    ◇国内现有的促销手段,远不及欧美成熟,如何让中国的小读者着迷《哈利·波特》?

    ◇可能出现大量盗版会带来负面影响,如何应对?

    正是深入的提问、思考,使人民文学出版社想出了针对性的对策:请高手翻译;制定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促销方案,搞单品种书全国订货会;利用五大媒体进行有梯次宣传;制作特殊宣传品配合图书宣传……终于让《哈利·波特》在中国大受欢迎。

    分析。分析是在提问的基础上,综合各种利弊,为决策提供方案、依据。

    决策。围绕书稿的取、舍,运作、制作、销售制定行动方案。

    观察、提问、分析、决策,基本上是运用逻辑思维来作判断。有时也有依靠编辑直觉、经验作判断的。

    直觉,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未经充分逻辑推理的直观。直觉是以已经获得的知识和累积的经验为依据的”。具体来说直觉有以下几个特点:①直觉是对问题内在规律(即客观事物的本质联系)的深刻认识与理解;②这种理解来源于经验的积累;③它是经验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突然达到理性与感性产生共鸣时,而表现为豁然贯通的一种顿悟式的理解。灵感思维时,一定会有直觉顿悟,直觉却不一定出现在灵感中。

    编辑用直觉判断书稿是很自然的事,特别是经验丰富悟性较高的编辑,更应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本身就是一种发现的意识、捕捉的意识,对编辑判断书稿是完全有用的。直觉的特点是,编辑在接触书稿、作者后,往往会产生一种看法,得出一种结论,作出一种判断。但是一时无法立即说清你的看法、判断、结论有多少依据,无法说清看法、判断、结论的过程。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你的看法、判断、结论又会被证明是正确的。这即是直觉的特点。

    编辑直觉的培养,有以下几种可供参考的方法:

    ◇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第一判断。不相信直觉的人,即使产生了直觉,也会由于不敢相信而泯灭了直觉中渗出的可贵信息。

    ◇养成快速思考的习惯,反复思考,快速思考,灵感、直觉、顿悟才会出现。

    ◇多思多想,形成高品质的思维能力。进行编辑工作,要多思多想,每作一决策,事后成功还是不成功,都要思考总结,学习一些思维科学的原理,并运用到编辑工作之中,多思、多想才能有直觉、悟性的产生。

    ◇多积累经验与相关知识。经验、知识、直觉是互通的。

    总起来说,编辑工作发生误判是难免的,原因也多种多样:利益驱动,唯利是从;主观武断,唯我是从;感觉迟钝、缺少经验;知识单一,视野狭窄;缺乏全局、落后形势……都会导致误判。

    要做到不误判,编辑需要锻炼自己的眼力。有的论者认为编辑应有“市场的眼光”、“文化的眼光”、“哲学的眼光”。我认为编辑好眼光应当具有“高”、“新”、“特”、“活”、“正”的特点,要锻炼眼力就要边工作,边学习,边总结,边提高。当然注意编辑的专业分工,专业类的书稿判断要听取专家、顾问的意见,也是减少误判的方法。

    (作者系中国青年出版社原副总编)

  •  
    上传时间:2009-03-06 10:37:23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Submit" value="发送评论">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