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装帧之美
作者:-
  • 书籍装帧之美
  • 作者:刘淑彧      
  •  

    书籍的装帧从竹简木牍、皮编卷册起源,中途经历纸的发明和雕版、活字印刷,直到今天激光照排,计算机辅助设计等高科技手段的应用,已经从单纯的把由书籍封面、扉页、前言、目录、正文、封底等必备因素简单装订成册,演变成需要吸收东西方美术理论中的平面构成、空间分割、色彩选择、图形设计、字体应用等一系列设计理念,从而达到平衡感性与理性,表达文字之外那些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意境,同时,也给读者以丰富的遐想空间。

    体现书籍装帧之美首先要了解书籍作为传播载体的特点与本质,根据书籍的设计规律进行整体的策划,比如文学性读物应该尽量表达其内涵,政治性读物则应该体现严肃和庄重,科技性读物在变化中不乏严谨,而儿童读物则以轻松活泼为主题;这些就要求设计者首先要根据书籍的内容考虑其整体形态,封面与封底、环衬、扉页、版式要内外协调,在秩序中表现多变的效果,并且熟悉印装工序,了解印刷工艺,并能够与装帧材料相结合,以体现风格一致,充分整合整个出版过程中各个要素之间的关系,最终达到一种由表及里的美。

    书籍装帧的整体设计构思创作是设计者思维水准的体现,也是评价一件装帧设计作品的重要标准,在书籍装帧设计中,封面,扉页和插图设计是三大设计要素,封面设计又是重中之重,除了传达书籍最基本的文字信息之外,封面还应该给人以一种美的享受,因此,封面也是设计者对于书籍内容的理解和其设计思想、个人风格体现的最佳平台。

    封面的主要组成元素是图形、色彩和文字,所以在封面的内容安排上要层次分明,并且每一个细节都要有设计者的思想内涵,能够表现设计主旨。文字是构筑书籍信息的基本元素,能够最直观表达和传递书籍的信息,现代设计里,字体作为一种造型元素出现,在实际运用中,采取变形,借代等等加上图形因素的字体设计和不同的字体造型的应用能够给予读者不同的视觉感受和联想空间。色彩上,首先应该与书籍的主题一致,运用不同的色彩表现不同的思想和氛围,色彩的配置需要根据书籍内容选取,无论是对比还是近似,都要求协调和统一,以艺术的价值和正确的审美观表现构思。18世纪英国著名的油画家、版画家威廉·荷加斯在他论述形式美学思想的著作《美的分析》中提及:“最好的色彩美有赖于多样性的、正确而且巧妙的统一。”例如:理论性强的著作,教科书,科普读物等就应该避免使用强烈的色彩对比,艺术类书籍除了注重视觉冲击力之外应该具有丰富的内涵,儿童书籍一般采用高色调,减弱对比,强调柔和;此外,利用色相、色度、明暗、冷暖、面积等的变化都是处理封面信息传达的重要手段。图形,属于和色彩相辅相成的一个构成因素,可以使用各种具象的图片或者抽象的形状,古典纹样等等,图片的选择要根据书籍内容基调来决定,因为多数书籍的封面都喜欢采用大面积的图片作为视觉中心,图片和文字的统一使用成为书籍的差异的识别标志,也能够给读者以决定取舍的第一印象。

    总之,封面设计在整个书籍装帧里占有比较重要的份额,虽然封面设计必须为书籍的内容服务,同时也受到书籍内容和市场需求、流行趋势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但一个好的封面设计具有相对独立的性质,对于书籍的整体价值和认知度有促进作用;不同地域的人群长期形成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基础使每个民族都有特定的艺术风格,随着全球一体化的逐渐深入,更加要求书籍封面设计能够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千篇一律的文字加图片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日本装帧艺术家原弘曾说:“从书籍整体设计的意义来讲,用‘图书设计’或‘书籍设计’(book design)能更为明确地表达装帧的意义。”他为日本学者编纂的樱花专著《樱大鉴》设计的封面即运用了日本传统印花纸风格,以淡红色五瓣樱花错落在深红底色上,呈现浓重而不失清丽和静、虚、空灵的境界,他的设计构思是以日本传统的空灵虚无思想为根底,带有日本自古以来的清愁冷艳的色调,追求其中浮现的优美和冷艳的感情世界,创作风格是写生的同时又是抽象的,一方面继承着日本的王朝文学的美意识,同时伴着冷澈的感触。在日本的许多平面设计中你会感到好像雪花静静地飘落。又如欧美畅销书大多以图片特写或者大标题直指主题,也正是其豁达直观民族风格的写照,除此之外,响亮的宣传语和封底上名人或知名报刊的力荐词也是其一大特色,这个细节现在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国内出版界仿效。我们在设计时是不是也应该在题材允许的情况下更多地弘扬本土文化,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国画、书法、禅学、儒家文化,以及更多具有民族特色的民间手工艺,如剪纸、泥塑、木版年画、社火脸谱等等,都可以作为与世界图书出版接轨的一种手段。香港的著名设计师靳埭强之所以有很高的成就,除了新颖的设计理念,打破常规的构思,扎实的美术功底之外,在设计中加入了许多中国化的内容,如为中国银行设计的徽标是以中国古钱币和汉字的有机结合为主,并且融合了水墨文化、儒家文化,为Pacific Privilege设计的徽标把云版、龙纹配以传统的金 ;这些成功的案例表明设计者应该大胆突破封面自身容量的局限,借助于艺术联想去扩大意境,无论是简练含蓄还是繁芜夸张,都要为体现和升华书籍主题服务,并且正确地表达和引导情感走向,这也就要求设计者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热爱生活,具有丰富的生活感受和经验,能够广泛地接触和借鉴中外艺术的精华,去粗存精,能够在理性分析和选择的前提下把国内外流行因素和传统文化融为一体。

    由此,内文的版式设计也不再是单纯的文字编排与图画的堆砌,而是需要调动更多的因素以完美表达装帧设计者的立意,将理性思维个性化地表现出来; 文字是版式设计中的重要构成部分,版面的空间给文字界定了范围和尺度,不同章节的分割,不同字体的运用,与图片的组合穿插等元素构成了在既定的空间范围里如何以最恰当的视觉张力体现最良好的视觉效果,最终使技术与艺术达到高度统一。

    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获得2006年“世界最美的书”铜奖的《不裁》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书的边角保持了纸张的毛边儿,封面上用线匝上去两道红印儿并延续到前后大勒口尽头,内文共用了胶版、轻型、牛皮纸三种纸张,平均半个印张插4页牛皮,而且没有裁开;其他的纸张也是只裁开了1/4印张,前头有把卡纸做的刀。固然不能以纯美术或者纯民族来评价书籍的艺术价值,但是设计者对于书籍内容的理解,在设计理念上体现的个性风格,所花费的心思从而让书籍所体现的新、奇、特,值得我们思考,毕竟设计者头脑中再完美的创意,也只有表达和实施才能体现出其价值,创造新的视觉理念,寓“无限”于“有限”之中,恐怕就是《不裁》一书被世界设计界认可的原因之一吧。

    作为封面、封底的连接桥梁的书脊,有时也能够体现图书的整体形象,不同的书脊形态能够传达不同的氛围和情调,圆脊敦厚委婉,方脊质朴坚实,在书籍整体设计中最狭小的空间里将组成书脊的各元素进行配置以达到最佳效果,也是最能够体现设计者功力的一个挑战,对比还是调和,分散兼具呼应,利用色彩和文字的有机组合,鲜明、准确、生动的表达书籍主题,使它即使在书架上也能够从林林总总的书籍中脱颖而出,吉林文史出版社2004年版的绘画本八大帝王系列,就以长卷贯穿封面封底,书籍以明黄为底色,隐约可见的画面上书法体的题字尽显华丽之感,也可以说是流行设计的一种尝试。

    综上所述,书籍的装帧是版面设计艺术、插图艺术、字体艺术和封面设计艺术等的综合工程,在图书生产印刷过剩、出版选题大量重复的今天,市场的竞争检验证明书籍装帧的特殊地位,这就要求书籍设计者除了不断提高专业素质,更需要有敏锐的市场观察能力、应变策略,文化使命以及历史责任感;这样才会制作出更多高质量的图书。

    (作者单位:《故事家》杂志社) 

  •  
    上传时间:2009-03-04 11:13:0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