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笔名
作者:-
我的笔名
□阿滢
2009-02-27
  开始写作时,根本没有考虑过使用笔名。自己的本名别人都不知道,好不容易发表篇文章怎么会使用笔名呢。上世纪80年代初,我的名字第一次变成铅字时,却没有用本名,那倒不是用了笔名,而是编辑疏忽,把名字写错了。再发表作品时都是使用本名,2000年,我的第一部散文集《书缘》出版时亦署本名。后来,写作由笔耕变成了键盘敲字,投稿也由原来到邮局邮寄换成了快捷的电子邮件,报刊也都有了电子版,可以随时从网上看到自己的作品是否刊发。由此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由于本名只有两个字,重名者太多,到百度打上名字搜索,可以搜到上万个重名者,政府官员、艺术家、警察、学生、罪犯,应有尽有,自己这个极其普通的名字到了网上一下子被淹没了。这时才想到,必须有个笔名了。

  连续取了几个笔名,最后选定了阿滢作为笔名。可能是这个名字太女性化的缘故,陈子善先生风趣地说:“我收到你的信时,很激动呀。阿滢,我以为是一个女孩子。”女作家桂苓写信问:“你是位女性吧?”书友柴林涛在一篇文章里说:“都以为阿滢一定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我也被这个名字骗过,看了他发在网上的照片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风景是见面不如闻名啊。”还有一些朋友在与我通话后,主动向太太解释,阿滢是男的。有个朋友神秘兮兮地问我,取这个笔名是不是为了纪念曾经的女友?其实这种事情倒是真有,曾与巴金一起创办文化生活出版社的作家丽尼,原名郭安仁,曾经有个非常要好的叫丽尼的外国女友,后来女友病逝,为了纪念她,郭安仁便使用丽尼做了笔名。这种浪漫的经历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我只是自己太懒,用乳名谐音当做笔名而已。

  阿滢是我的常用笔名,后来,还曾使用过平阳子、秋声、薛杨等笔名。栖身之地古称平阳,故取名平阳子。朋友说,你这个名字有点老气横秋的样子,像个老道的名字。又因秋日出生,便觉与秋有缘,遂取室名秋缘斋,并取笔名秋声。平阳子和秋声这两个笔名只是写与本地相关的文章时使用。取名薛杨是为了纪念外祖母和母亲,我自小由外祖母带大,感情特深,性格受外祖母影响也大。母亲一生为我的付出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而对母亲的回报不足母亲付出之万一,母亲病逝后,时常感念母亲之恩,遂取外祖母和母亲二人姓氏为名,以谢外祖母和母亲养育之情,一般在发表文史类文章时使用。

  前些年,办杂志时,为了维持杂志的正常运转,需要写一些收费的报告文学,写这种文字是很痛苦的事情,但为了杂志和自己的生存,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违心地去把自己毫不感兴趣的文字码在一起。很多的时候,都是和同事一同采访,分头写作,署名时不想用本名或常用笔名,于是便从我们两个名字中各取一字,取谐音“卫星”,卫星成了我们写报告文学的专用笔名,偶尔还曾使用“风哥”一名。

  使用频率最高的还是阿滢,新出版的几本书都是署名阿滢,发表作品、撰写博客文字、与各地师友交流也都是使用这一名字,时间久了,师友们习以为常,便以滢兄相称,以致好多人只知阿滢而不知我的本名了。
 
上传时间:2009-02-28 11:40:45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