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读书态度
作者:-

谁解其中味

——我的读书态度

叶延滨

我的世俗气很浓,这一点是我在与书交往的过程中觉察到的。

对书也很看重“门第”,星期六逛新华书店买来的名家名著,多恭请进

书橱,并不急于求教,有点敬而远之的味道。摆进书橱也就似乎是放进冰箱

里的美食。有时一放就是几年。记起去找,大抵是两种情形:一是急需,如

写文章要举个撑场面的例子;二是手上无书可看了,打开书橱,找点储备粮。

散步时从书亭买的“畅销书”、“热门书”,总是及时阅读,有点像买

了“痣胡子小笼包”,总要趁热吃。读起来有两种方式,一是囫囵吞枣,求

个痛快,感觉如夏天喝冰镇啤酒、冬天涮火锅;二是跑马圈地,典型的浏览

加上选读,我以为有点像卫生检查团视察“创卫”,不看不放心,看过后,

又觉内容大抵相似,便叹一声:“原来如此!”

朋友们送的书,我的态度就介于上面两者之间。收到后,放在办公桌左

侧,每月下来,二三十本。抽两三个下午,逐一拜读。读得入迷的,放进包

里,带回家去,晚上接着读,读完还佩服的,请上书架。有的读不下去,也

不硬读,放在一旁,收入书柜。年轻人要求写意见谈看法的,总要读完,有

些确可以写文章,就动笔;但不动笔的时候多,一是时间紧没办法,二是读

完无话可说,也不为冒充师长去说些客套话。

我没有专门的书斋,也不是专业的学者,读书是业余生活,所以书也摆

放得四处皆是。

虽乱,但好像也有章法——

沙发上,多是《参考消息》、《文学报》、《读者文摘》以及《南方周

末》、《文化参考》等快餐读物,可以午眠前躺着翻翻,休息时靠着看看。

茶几下,床头柜上,多是《外国文艺》、《世界文学》、《读书》、《随

笔》以及诸如今天摆在上面的《红楼启示录》(王蒙著)、《禅外说禅》(张

中行著)之类的清雅读物,睡前倚灯读上半小时,涤尽一天的污浊,一夜安

睡。

诗集、论文集还有准备写点读书札记的书,只在办公桌前看。其实诗集

是可以不必如此待遇,只因自己顶了个诗人的头衔,又在以编辑诗歌为主的

刊物谋生,一种敬业态度,使我养成只在办公桌前读诗的习惯。

书是窗,特别是在都市越来越拥挤的这个年代,越发觉得书是窗户。

真正的窗户已经不大管用了,开窗见楼,对面人家可以看我家的电视;

楼下的抽油烟机将炒辣椒的快乐送了上来,所以常关着。

书之窗却常常打开,不是朝南、朝东、朝西,而是朝着过去朝着未来朝

着现在。

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牛虻》,读《斯巴达克斯》度过了少年

时光的是我们这代人;做英雄梦,英雄梦破灭后,才在插队的农村想凡人的

事。

读三毛,读琼瑶,读尤今,读曼哈顿的女人,读洋太太和阔太太们写的

贵妇文学,做发财梦。我相信在发财梦醒过来后,也会想些凡人的心事,这

又是一代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人生指南,窗外的风景总会有新花样,所以,真正会

读书爱读书的人们,都在一个又一个热潮之后,冷静地读鲁迅,读巴金,读

那些说真话的书。

这还是我观望者的态度。苦就苦在读得入迷,成了书痴,于是被窗外景

色所引诱,与那些浪游的灵魂一道浪游,变成一个寻梦人一个无家可归的游

子,这是比衣带渐宽终不悔更痴狂的人生境界,所以有时我也信“人生识字

糊涂始”了。

若说“四十不惑”,在读书上我的觉悟是不信有一句顶一万句的书。

我认为读书如吃饭。

饭有饭、菜、汤,饭有家常饭、待客饭、筵席饭;饭有西餐、中餐、地

方风味小吃⋯⋯

书也如此,需天天读,月月读,年年读,精神营养不可一日无,然而绝

不信是哪位伟人哪本书让我脱胎换骨或是脱俗成仙。从来不信那些名流们开

的书单,试问“东坡肘子”好吃,一年365 天都吞肘子,何如?认为读了周

作人就会当汉 ,读了马克思就会闹革命,看来都十分幼稚。

衷心拥护改革开放的路线,除了其它与老百姓同样的理由外,还多了个

理由:可以读更多更杂的书。与友人见面不再说:“吃了么?”而是问:“最

近读了啥有意思的书?”

 
上传时间:2008-12-03 10:14:28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