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杂记
作者:-

买书杂记

陈喜儒

小时候读书、爱书、买书,长大后译书,编书、写书,这辈子与书结下

了不解之缘,所以养成了一个习惯,甚至可以说是嗜好,——逛书店。

学生时代买书,因为自己不挣钱,家里生活也不富裕,只能挑选那些最

喜欢而又最有保存价值的经典名著,并且细心包上书皮,读时很小心,不折

页,不涂画,看过几遍,仍如新书。每有同学来借,总是千叮咛,万嘱咐,

生怕人家丢失弄脏,其实是心里有点舍不得。

工作之后,买的书多了,也杂了,喜欢的就买,放在案头床边,不时翻

一翻,其乐无穷。但因住房窄小,无处存放,只好打包捆捆,放在床下柜子

顶上,用时虽然翻箱倒柜,尘土飞扬,但总比到图书馆去借阅方便得多。

近几年的图书,封面越来越讲究,但其中错别字太多,有的简直是“惨

不忍睹”。我觉得封面固然重要,但那毕竟是包装,不能舍本而求末。

有一次我到王府井书店,看到书架上陈列着我的散文集《心灵的桥梁》,

吓得我赶忙躲开,恨不得脚下有一条地缝钻进去。这本书的封面设计倒很漂

亮,只可惜没有遇到一位细心的责任编辑,里面的文章错得一塌糊涂。如“他

乡遇故知—乐也”,变成了“他乡逼知木—也”。这样的书读者买回去能不

生气,能不莫明其妙吗?

今年出差去济南,在南郊宾馆的书店里看到了我译的《皇后泪》一书。

售货员告诉我说,这本书好卖,已经售出30 多本,买者大多是女同志。我虽

然感到高兴,但也不安,因为这本书的正文还不错,但短短的译后记中,竟

有大小18 处错误,原因是责任编辑在校完正文之后就调离了该出版社,这本

书也就变成了没娘管的孩子,后记没有校就匆匆付印了。

有时候,书居然有想不到的妙用。记得那次是带一个日本作家团去兰州。

逛新华书店时,发现了我译的《李香兰传》。这本书印了12 万册,我自己也

从出版社买了200 本,但因要的人多,全送光了,所以就又买了10 本。离开

兰州那天,我们到达距市70 公里的机场才知道,飞往上海的航班取消,去北

京的机票也售光了。这怎么办?总不能叫日本作家等下个星期才有的上海航

班吧?于是找机场负责人请他们帮忙,但他们说没有飞机,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忽然想起了背包里的书,于是拿出来请张主任、李队长指正。我估计送烟

送酒请他们办事的大概很多,而送书者可能我是独一份。也许我的焦急、真

诚和特殊的礼品打动了他们的心,最后帮助我搞到了6 张飞西安的机票,并

与西安联系好第二天去北京的机票。这样总算保证了5 位日本朋友按期回

国,因为其中3 位都是大学教授,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

到国外去访问,我也喜欢逛书店。慕名已久的巴黎塞纳河畔的书店街,

我无缘造访,但东京的神田书店街我却不知去过多少次。

神田位于东京的千代田区,相传曾是专门种植供奉神灵谷物的地方,人

们称之为供神田,后人简称为神田。在江户时代,这里是德川幕府第五代将

军兴办教育的地方。明治时代,这里创办了许多学校,学子云集,书店也就

应运而生。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世界闻名的图书集散地。

神田街是典型的日本街道,狭窄而拥挤。两侧是林立的广告牌、密密麻

麻的书店。有装璜华丽的高楼大厦,也有古香古色的书屋,还有下面是店堂

上面是住户的小楼。这里的130 多家书店,任漫长而激烈的竞争中形成了各__

自的特色。其中有综合性的大型书店,有医学、理工、文学,美术、工具书

的专业书店,有专售中国书,英美书、古旧书的书店,也有露天书市和书摊。

日本人爱读书。神田街总是熙熙攘攘。尤其是晚上或星期天,书店里更

是摩肩接踵,其中学生、教师、职员居多,也有家庭主妇和老年人。他们静

静地站在书架前挑选自己喜欢的读物,一声不响,甚至连大声咳嗽都听不到,

安静得像课堂。

在我所接触的日本人中,由于阶层不同,文化教养各异,阅读的范围也

大相径庭。但我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点:都细心阅读与自己工作有关的书。读

书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成为一种工作需要和谋生手段,难怪一些企

业家有一种学者化的倾向,讲起他所从事的工作以及与此关联的领域,旁征

博引,井井有条,头头是道。

书店都是开架售书,由读者自由挑选。不想买,站在那里读一天也不会

遭到白眼。服务员上书时,绝不打扰顾客,有时他宁可在旁等一会儿也绝不

会说请你让开。

书籍的排列也多种多样。有的分门别类,按政治、经济、文化、娱乐排

列。有的按出版社排列,如新潮文库、岩波新书等。有的按作家名字排列,

如司马辽太郎、松本清张、赤川次郎专架等。一些畅销书、新书、期刊等则

摆在入口处最显眼的地方。总之,书店总是从方便顾客着眼,使你尽快能找

到自己所需要的本。书店的工作人员要比百货店的店员少得多。主要是收款、

结帐。选好书后,工作人员不但为你打好收据,而且还要为书包上皮,书皮

都是印好的,有精美的书法作品,有名画,有新书广告,还有婚姻介绍所卡

片,上面有各种栏目,诸如籍贯、年令、职业、身高、择偶要求等。

日本人也爱藏书,我曾访问过许多普通职员、工人、农民的家庭,家家

都有书。除了他们生活工作所必备的书刊外,还有装璜精美的世界文学名著,

大百科全书等,学者作家们的藏书就更丰富了,不但有书房,还有书库。井

上靖先生的藏书楼真可谓汗牛充栋。水上勉先生用自己的几万册图书在故乡

建起了一座《一滴水文库》。华侨作家陈舜臣先生的藏书起码相当于中国县

一级的图书馆。

日本的书店很多,大凡繁华区总能找到书店,即使是偏僻的小山村,也

有兼营杂货的小书屋。我在茨城县采访时,住在一个总共只有十几户人家、

两三个店铺的小村子里,但那里就有一家兼卖文具、玩具的小书店,门口是

一个两米高的招牌,上面有一个鲜红的大字“书”。铺面很小,但生意相当

不错,比旁边卖衣服和家用电器的商店兴隆多了。过往行人,附近的居民学

生常进去看一看,一般的书都能买到。

日本的生活水平高,书价也贵,一本10 余万字的小说,售价约合人民币

50 元,最便宜的文库本,也得人民币20 元,日本人工资高,买几本书不算

什么,但如果我买三五本,这个月就甭想吃饭了,所以只能买旧书。虽说是

旧书,却很新、很干净。在神田街,旧书店很多,许多书都能找到。

前几年我到东京品川区采访中小企业,住在一家工厂宿舍,附近就有好

几家书店。我常去的是一家很小的旧书店,面积只有十一、二平米,两侧是

书架,中间也是书架,通道只能过一个人。一位60 多岁的老太太坐在收款处,

戴着花镜整理图书。我见门口放着个纸箱子,上写150 日元,觉得便宜就选

了黑井千次的一本小说。交钱时,老太太问我:“就一本?”我说是的。她

说,那箱子里的书150 日元10 本,如果你不怕重,就多选几本吧。我道了谢__

又选了几本。后来熟了,我就请她代寻某作家的代表作,她很热心,找到后

就给我打电话,她知道我是中国人,没有多少外汇,书价也就格外便宜。如

今我书架上的20 余本日本文学名著,就是从她那里买来的。

我的脑海里经常翻腾着一串数字:日本每年出版图书10 亿册,平均每人

每年购书10 册;日本平均每两人订一份日报:日本的文盲率(15 岁以上的

人口)为百分之七⋯⋯我在想,倘若我国的图书消费接近或达到日本水平,

那么我国的文化教育以及经济会出现一种怎样的局面呢?

 
上传时间:2008-12-03 10:08:17   【浏览:】 【评论:】  【关闭

网友评论列表:发表评论

评论者: *
内 容: *
验证码:   *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
="Submit" value="发送评论">
秦轲文化工作室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